垄断后卫寨地铁站“黑车”营运 三人“行霸”恶势力团伙昨受审

陕西 华商报 2019-06-14 09:28
分享到:
核心提示: 长期组织“黑车”在后卫寨地铁站非法营运,并收取所谓“管理费”获利。昨日,长安区法院审理了韩某某三人“行霸”恶势力案,该案将择日宣判。

长期组织“黑车”在后卫寨地铁站非法营运,并收取所谓“管理费”获利。昨日,长安区法院审理了韩某某三人“行霸”恶势力案,该案将择日宣判。

交了“管理费”才能在地铁站口载客

韩某某、李某、苏某以及姜某都经营从西安玉祥门跑咸阳的拼坐出租车,营运过程中几人互相认识。地铁1号线开通之前,李某、苏某以及姜某合计,地铁1号线开通以后估计玉祥门的生意会越来越差,相反1号线终点站后卫寨地铁站将会出现大量到咸阳的乘客,三人便考虑转移到后卫寨地铁站附近营运,但同时肯定也有其他车辆到地铁站营运,他们希望能将后卫寨地铁站的营运生意垄断。

三人打定主意后,便找到韩某某商量此事,商议由韩某某带头找一些出租车或私家车固定在后卫寨地铁站站口拉客,这些车辆必须缴纳一定的“管理费”,否则不能在地铁口拉客。据韩某某称,三人之所以让他带头,是因为他在社会上的关系比较多,出现问题后可以找人解决。

从2014年4月开始,韩某某、李某、苏某纠集姜某、骆某某等人在西安地铁1号线后卫寨站站口附近,组织张某某、王某某、王某等出租车司机以及一些私家车司机拉客营运。他们建了一个微信群,李某、苏某负责对加入该微信群的出租车与私家车司机每月收取600元到1000元不等的“管理费”,然后将“管理费”交给韩某某分配处理。

苏某称,建立这个群主要是为了方便管理司机,只有群里的司机可以在后卫寨地铁站站口拉客,对于那些未加入该微信群的出租车司机则采取阻拦、威胁、打骂等手段进行驱赶,禁止在后卫寨地铁站附近载客营运。群里的司机数量最多时有20多人。

安排“值班人员”在地铁站口维持秩序

为了保证团伙利益稳定,韩某某几人对缴纳了“管理费”的司机有着严格的管理。首先,他安排李某、苏某、姜某轮流在地铁站附近“值班”管理入群司机,这些司机必须听从“值班人员”安排按顺序排队,并且不能挑座,否则就要进行罚款、停运或者踢出群。此外,“值班人员”还负责驱赶那些未交“管理费”的营运车辆在地铁站口拉客。

苏某称,对于那些没交“管理费”的司机要在地铁站口载客,除了有一次与一名咸阳的出租车司机发生了肢体冲突外,他们“值班人员”一般都是采取阻拦乘客上车、拔对方车钥匙等方式。

李某、苏某均表示,他们轮流在地铁站“值班”每个月可以从韩某某那拿到2000元到3000元不等的工资,他们本来就以为这是一份工作,没意识到违反了法律。

2018年9月、10月,韩某某、李某、苏某先后被警方抓获,姜某被另案处理。今年1月,韩某某、李某、苏某三人被移送至长安检察院审查起诉。经审查,韩某某、李某、苏某团伙收取“管理费”共获利40多万元。

检察院认为,韩某某、李某、苏某为非法垄断地铁站口的出租车客运市场,长期纠集在一起,多次实施强拿硬要他人财物、任意驱赶拦截他人车辆的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经济秩序,已构成寻衅滋事罪,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刑事责任。

[责任编辑:张宸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