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爽:用心播种“心”希望

分享到:
核心提示: “五十年前,我还是个小孩子,当人们还为患上肺结核、风湿性心脏病等传染性疾病而痛苦的时候,几乎没有人会想到,未来威胁人类健康的主要杀手将是冠心病。而如今,人们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现实:冠心病已成为发病率和死亡率最高的疾病之一。”一说到自己的专业,西安大兴医院心二科的王爽主任就打开了话匣子,思路清晰,表达流畅。果然人如其名,爽朗干练。她每天早上准时7点20分到科室查房,开始一天的工作,每周两次门诊雷打不动,除了手术门诊,其余时间都“泡”在病房,中午从来不休息。科里年轻医生讲到她,只用一个字“拼”来形容。岁月几乎没

微信图片_20190530140046

“五十年前,我还是个小孩子,当人们还为患上肺结核、风湿性心脏病等传染性疾病而痛苦的时候,几乎没有人会想到,未来威胁人类健康的主要杀手将是冠心病。而如今,人们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现实:冠心病已成为发病率和死亡率最高的疾病之一。”一说到自己的专业,西安大兴医院心二科的王爽主任就打开了话匣子,思路清晰,表达流畅。果然人如其名,爽朗干练。她每天早上准时7点20分到科室查房,开始一天的工作,每周两次门诊雷打不动,除了手术门诊,其余时间都“泡”在病房,中午从来不休息。科里年轻医生讲到她,只用一个字“拼”来形容。岁月几乎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不是驻颜有术,而是工作让她年轻。这是笔者对王爽的第一印象。

微信图片_20190530140029

王爽,西安大兴医院心脏内科主任,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硕士导师。西安医学会心血管病学会委员,从事心血管内科医疗、教学、科研工作近30年,每年组织抢救各种危重患者百余人,擅长冠心病介入治疗,如冠脉造影、PTCA(经皮冠状动脉腔内血管成形术)及支架置入、安装起搏器等心脏介入手术,已成功完成各种手术3000余例,发表专业论文10多篇,承担陕西省卫生健康委科研项目一项。 

RBHL0533

用心践行“心”使命

急性心肌梗死,如同一个“隐形杀手”,潜伏在人们身边。急性心肌梗死为什么这么可怕?王爽解释说,心脏是维持我们人体血液循环的动力泵,每天不停地泵血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它的能量供应来自冠状动脉。所谓“冠心病”全称为“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其病根在冠状动脉,即冠状动脉发生了粥样硬化,造成冠状动脉狭窄,血流不通畅,引起心肌缺血缺氧,临床上表现为心绞痛。在此基础上如果冠状动脉突然堵塞,就造成心肌没有血液供应,心肌就会因缺血缺氧而坏死,这在临床上就称为“急性心肌梗死”。心肌组织在供血突然中断的情况下,很容易发生一种恶性的心律失常——心室颤动,或心脏停跳,如不能得到及时抢救,则病人很快死亡,临床上称为“心源性猝死”。据美国临床统计,因急性心肌梗死而死亡的病例中,约50%表现为突然死亡。

心脏介入手术,医生通过穿刺血管,将心脏支架输送到需要安放的部位,通过支撑堵塞的部位,以达到疏通冠状动脉、改善病人心脏供血的作用。相比心脏搭桥手术,它具有创口小,感染风险小、手术复杂性相对更低等特点。病人可在局部麻醉的情况下接受手术,一般在穿刺24小时后就可以下床,有的术后当天即可出院。

RBHL0592

王爽说,从1977年全球第一例冠脉介入手术开始,介入治疗的手术器械发展得越来越完善,操作层面也越来越成熟。科技的进步,对于内科治疗影响最大,从中获益最大。比如,心脏疾病的治疗,从起初的口服药物,到放入支架、球囊扩张,使用的材料从裸金属支架、药物支架到全吸收支架,也越来越先进。另一方面,新技术不断涌现,很多以前需要外科开刀解决问题的,比如房间隔缺损、室间隔缺损、动脉导管未闭经导管封堵治疗,现在都可以通过介入解决。    RBHL2697

王爽1980年考入苏州医学院, 1985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西电集团医院工作。2010年对介入治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开始了在心脏介入治疗的探索征程。在原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学习进修一年后,她就开始独立实施冠状动脉造影手术、球囊扩张手术。凭借着一双灵巧的手,她很快掌握了介入治疗的方法。

微信图片_20190530140050

用心播种“心”希望

交流过程中,从王爽主任口里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是“用心”。她说,“用力能做事,用心能做好。认真对待每一例病人。”王爽说,“在狭窄的血管里,钢丝通过而不损伤血管,需要手法轻柔,如何做到游刃有余,主要靠经验的积累,还有自身的悟性。如同在暗礁中航行,如何避开暗礁险滩,全靠船长的手感和经验。”

微信图片_20190530140054

医生在手术台上要一心五用:看操作、看显示屏、看监护仪、看助手、看护士。她认为,在狭窄的血管里放支架,不仅需要医生有高超的技术,还需要胆大心细的心理素质。19年来,她始终保持亲自写手术记录的习惯。像拍电影一样,把手术过程在脑子里过一遍,又像围棋的复盘。通过无数次重复操作,通过心态平静的反省,养成良好的手术习惯,形成快速的条件反射。她父母都是军医,看得出来她的这种干脆利落,来自家庭的遗传。

2018年12月,科室接收了一位30岁的男性急诊病人。由于通宵加班及大量吸烟,反复出现胸痛伴出汗,持续时间最长超过1小时。诊断急性前壁心肌梗塞,王爽主任认为应行急诊冠脉造影加支架植入术。病人是打工的同乡送来的,妻子怀孕六个月还在原籍。患者不相信自己得了这种病,坚持要回当地医院治疗,又担心吓到妻子,不让医生联系家属。时间就是生命。此情此景,王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一边安排手术准备,一边亲自做说服工作。此时,患者再次出现胸痛,心电监护显示室早、二联律。病情危重,随时可能发生室速室颤,甚至猝死。王爽立刻启动绿色通道,先治病后付费。病人送入导管室,造影显示,LAD7段95%的狭窄。说明诊断是正确的。送入导丝、球囊扩张、支架植入,手术一气呵成,术后多角度造影显示:LAD7段病变消失,前向血流通畅,支架扩张充分,贴壁良好。仅仅40分钟,就完成了从冠脉造影到支架植入的全部过程。患者症状消失,心电图恢复正常。第二天,妻子闻迅从外地赶来,看到差点失去的丈夫,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微信图片_20190530140059

王爽说,她做过几千例手术,因为家属犹豫徘徊,丧失了最佳治疗机会,留下遗憾的病例她都记得。在疾病面前,医患关系不应该对立,他们目标是一致的,应该永远在一起。有些病人不相信自己得病,不相信医生。她记得吴孟超教授的话,“医生眼里是病,心里是人”。危急关头,和死神赛跑,医生要立刻做出判断,往最坏处打算,往最好处准备。医生更需要病人的充分信任。

RBHL2750

用心谱写“心”乐章

关于冠脉支架手术有很多争议。王爽说,要评判病人获益与风险哪个更大?她的原则是:必须有绝对适应症,受益不大就不做。权衡利弊时,医生比患者家属还要小心翼翼。作为医生,要坚守职业道德,将病人利益摆在首位。她说,她心目中的“好医生”,不仅是“病人心里的好医生”,而且也是“同行心里的好医生”。得到同行的认可,这里面包含的是对医生的医术和人品的双重肯定。

在临床上,支架手术有严格的手术指征,血管70%以上的狭窄才有支架植入的指征。如果病人没有症状、没有心绞痛就不需要干预。只有在狭窄程度造成危害,才需要手术干预。因为没有症状的干预,病人没有任何获益。相反,放支架也有支架内血栓的风险,每年有0.5%的发生率。而且放支架后一年内要吃两个抗凝血药物,这也会增加出血的风险。

RBHL2711

2019年1月,一名58岁的男性因胸痛胸闷伴大汗,被120急救车送入医院,诊断为急性广泛前壁心肌梗死。家属还未赶到,医院启动绿色通道。当病人进入心二科监护室的时间,危险的一幕出现了,患者突然出现意识丧失、抽搐,呼吸,心跳随之停止。王爽立即带领医护人员进行抢救,患者呼吸心跳及意识恢复,但随时都有可能的死亡的可能,必须进入急诊支架植入,打通闭塞血管,才是挽救患者生命的唯一有效办法。气喘吁吁的家属赶到医院,正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时,患者又再次发生室颤,并再次抢救成功。此时,大家面临一个巨大的考验:患者病情太重了,去导管室途中再次心跳骤停,怎么办?手术期间突然死亡,家属能否理解与接受?医生要不要担承这么大的风险?经过短暂讨论,王爽认为这种风险医护人员要和家属一起承担,这是医生的责任。经过与家属沟通后,他们带着除颤仪、心电监护仪,护送患者进入导管室。手术开始造影,显示前降支近段闭塞。这时患者出现室性心动过速,血压下降,恶心呕吐。王爽迅速植入1枚支架,随着血流通畅,患者胸痛胸闷立即缓解,血压心率逐渐恢复正常。看着患者平稳返回监护室,王爽的心才放下,手术服已经全部湿透了。这样惊心动魄的情景,对她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RBHL5024

在导管室时,笔者目睹了王爽手术的过程。手术是局部麻醉,病人能够清楚地感受到整个手术过程。王爽先在病人的桡动脉通过穿刺针穿刺到动脉,插入引导钢丝,并直接送入心脏的主动脉。这根钢丝的作用是引导用来注入造影剂的蓝色塑料导管准确进入心脏。当导管到达主动脉后引导钢丝将被撤出。在导管的尾端打入造影剂。这就是显影后的冠状动脉,看起来像缺口的地方就是堵塞的血管。看着这细细的、跳动的血管,决定着人的生死,瞬时间就理解了,什么叫做命悬一线。也明白了心内科医生强调的时间就是生命的意义所在。她们打通的不仅仅是血管,而是生命的通道,是活下来的希望。

王爽说,心导管检查是一项细致危险,具有挑战性的工作,也是一个很细腻的操纵过程。通过这种检查,能给心脏病患者做出精确的诊断,从而为外科医生开胸做手术提供依据。这项技术的成熟,直接促进了五六十年代我国心脏外科手术的迅速发展。针对支架内再次狭窄的情况,如果病人不愿意再次植入支架的,王爽采取药物球囊术,已经撑开的球囊,使得狭窄的血管有了明显的变化。真正实现“介入无植入”。

RBHL4981

2019年5月4日,她想趁着放假给女儿提前过生日。早晨7点,接到科室电话,有一位78岁的心梗患者。她二话不说赶到科室参加抢救。10点又来了一个广泛心梗的病人。两台手术连台做。等忙完,已经是下午了,第二天女儿就返回北京工作了。计划好的生日泡汤了,王爽心里多少有些遗憾。但她想,女儿能够理解。挽救鲜活的生命,这里面的成就感,不是言语可以表达的。王爽说,有一个她救过的心衰的老太太,每年端午节都给她送粽子。还有一些农村的病人,复查的时候,给她捎一些绿豆、黄豆这些自家种的粮食,让她很感动。

RBHL2662

作为心脏内科医生,常年吃射线,对身体是个潜在危害。但王爽对此毫无怨言。她说,“用心,做同行眼里的好医生,是我30多年的追求,我还将继续用真心播种‘心’希望!”

文/梁红娟    图/阮班慧

[责任编辑: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