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个警示牌 多起溺亡惨剧 咋就挡不住野泳钓鱼者

分享到:

三秦都市报—三秦网    西安周边河流、水库、湖泊众多,每年夏季都是学生溺亡事件的高发期,极端情况下,去年夏天西安一天,就有5人溺亡。而据媒体统计,今年入夏以来,全国就发生了30多起学生溺亡事件。就在昨天记者写稿时,又一起噩耗传来:7月11日,辽宁6个孩子下河游泳同时身亡,其中还有一对双胞胎……

为了了解西安周边河流防溺水情况,连日来,三秦都市报记者对多个水域进行了走访调查,发现岸边虽有不少提示,但事故频发地水域仍有不少学生和市民嬉戏玩耍,学生暑期安全仍任重道远。

15个警示牌下   仍有人野泳垂钓

广运大桥桥南灞河西岸,曾发生多起溺亡事件。7月12日下午2点半,记者在此处看到,日头正晒,一些垂钓者却丝毫未被影响兴致,全神贯注地坐在岸边钓鱼。令人感慨的是,他们身后,相关管理部门在不到500米的距离内,就设立了15个警示牌来提醒“水深危险,请勿垂钓”“请勿靠近,当心落水”。如今,这些警示牌尴尬地立在一边,成了这些人眼中的“摆设”。

野泳者对“水深危险”的提示牌视若无睹    记者  李宗华  摄

野泳者对“水深危险”的提示牌视若无睹 记者 李宗华 摄

记者看到,来此垂钓的人中,有头发花白的老人,也有一脸稚气的孩子。其中一名约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坐在岸边钓鱼还嫌不过瘾,直接将凳子搬进离岸边约半米远的水中,让人不由得捏了一把汗。

12岁男孩淼淼,也是这些垂钓者中的一员。河堤上,他瘦小的身影格外令人担忧。淼淼告诉记者,自己两周前就放了暑假,假期不用补课的时候,他就会拿着爸爸的鱼竿来灞河边钓鱼。“钓鱼是为了给家里养的猫吃,它爱吃这个。”淼淼说,自己通常下午一两点来,四五点回去,每次来回在路上坐公交车,就要花费一个小时。

记者问及他的父母是否知晓其常来灞河边玩,淼淼说,“知道,我爸也经常来这边钓鱼。”记者追问安全问题,男孩则不以为然地回答,“我每次出门前我爸妈都强调呢,我又不下到水里去。”

记者在他身旁观察了20多分钟,发现只要有鱼上钩,孩子都会猛地拉一下鱼竿,动作幅度之大让人担忧,有时候鱼线被岸边的水草纠缠,他还不得不踩着斜坡堤坝下去将它拽上来解开。而堤坝下方不到半米的位置,就是一眼看不到底的灞河水。

在此处,记者还见到了一位带着一双儿女来河里学游泳的父亲。两个孩子都不过十来岁,一见到水就撒着欢跑去水边嬉戏,父亲则站在岸上阴凉处给游泳圈充气。记者指着警示牌提醒,此处游泳不安全,这位父亲“淡定”地说:“出事的都是些不会水的,我从小就在河里浪呢,没问题。”记者提及两个孩子太小,最好还是不要到野生水域里玩耍,这位父亲又称,“我看着呢,没事,他们自己的话不会让来的。”

不少小孩在灞河边戏水    记者 李宗华  摄

不少小孩在灞河边戏水   记者 李宗华 摄

“每天来这钓鱼的、游泳的人非常多,大人小孩都有,根本劝不住,我们都习以为常了。”一位在此区域工作多年的保洁阿姨告诉记者,每天下午四五点,是河边人最多的时候,自己每每看着都揪心。“每年这河里要淹死多少人,咋都不长记性呢……”她摇摇头,留下一声叹息。

“管得严了”   人“都不敢来了”

下午3点半,在灞河西路附近的雁鸣湖旁,记者也见到了不少对岸边警示牌视若无睹“任性”野泳的市民。离谱的是,还有人拿着搓澡巾在此处搓澡,有人赤裸全身在岸边换衣服,丝毫不顾身旁还有孩子、女性往来,画面无比“辣眼”。

一对带着孩子来此处游玩的年轻父母,被这一幕幕惊到,尴尬不已。“一放假,孩子就吵着要去玩水,想着雁鸣湖至少冠着湿地生态公园的名号,能更加安全舒适一点,我们没有去河边,直接来到了这里,没想到还是有这么多人游泳,还都这么不讲究。”该对年轻父母希望记者呼吁有关部门能“管管”,别让美丽水域变成一些人的私有地。

当天,记者在这两个地方分别待了近一个小时,均未见到有管理人员对上述乱象进行制止。对此,灞河边的保洁员称,“往年一直有人在河边转悠着管呢,但是管不住,没办法。今年就没见到人来管。”

雁鸣成为湖野泳的重灾区 记者  李宗华 摄

雁鸣成为湖野泳的重灾区 记者 李宗华 摄

一位在雁鸣湖边摆摊的小贩也称,“这根本没法管,你前脚走了人家后脚又下水了,有时候在这守着吧,也不顶用,因为很多人都是大老远跑来专门玩水的,你不让人玩,都肯定不死心。”

难道就真的管不了、没法管吗?记者随后在灞河后海观景台附近走访,却得到了另外一个答案。此处的岸边,绿草茵茵,树木成荫,更是垂钓的好去处,却没有一个人在岸边违规钓鱼。

一位保洁大叔告诉记者,今年5月,先后有两个人在此处溺亡,从那之后,这一带就成了重点巡查区域,野泳、垂钓一律不许。“5月份,先是一个渭南的男子给娃在河里捞啥呢,不小心滑进去了,没能上来。之后有个人好像在这里自杀了。”该保洁大叔说,自那之后,大家知道这一块查得严,也就不来了。“来了可能屁股还没坐热,巡查的就来了,你说谁还来。照我说,到处都应该这么管,肯定能管住”。

另一位在该景区附近工作的年轻男子,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一点,“以前这里人也多,干啥的都有。现在管得严了,都不敢来了。”

家长状告水务部门   被判败诉

平时大意,一旦出事就是无法挽回的痛。据媒体统计,从2011年到2018年,西安地区各河流、水库的溺亡人数,已经超过500人,其中未成年人就占了七成。冰冷的数字背后,是一个个被毁掉的家庭。

有的家庭孩子溺亡后多年都无法平复伤痛。而这一痛苦,只能由家长独自承受。从目前的判例来看,即便家长将管理部门告上法庭,法院可能也不会判定主管部门担责。

去年陕西省高院就裁定了一起孩子溺亡案的法律纠纷。2016年8月22日下午,3名孩子李某刚、韩某瑞和李某源,在其中一名孩子家长的带领下到沣河河道内游玩。之后,这3名孩子离开大人,单独到河道的上游去玩。

傍晚,几个大人准备回去时发现孩子不见踪迹。之后在河道内一处水潭边的石头上,发现3名孩子的衣服,并在水中找到了李某刚、韩某瑞的尸体。报警后,众人将李某源从潭水中捞出,但已经死亡。

危险发生时简易泳具很难起到保护作用  记者 李宗华 摄

危险发生时简易泳具很难起到保护作用   记者 李宗华 摄

溺亡时不满10周岁的李某源,父母都是长安区的中学教师。难以承受丧子之痛的夫妻将长安区水务局、西安市长安区沣河管理站起诉至法院,要求两者一起承担相应的责任。

他们认为,事发河道段未设立警示标志,西安市长安区水务局、西安市长安区沣河管理站作为河道管理人,未尽明显的安全保障义务,对该事故的发生存有过错,其行为明显放纵了河道安全隐患的存在,理应对未尽到安全管理义务承担相应的责任。

2017年8月,长安区法院审理认为,沣河系自然形成的天然河流,历史上担负泄洪输水作用,西安市长安区水务局作为该辖区河流的行政主管部门,其职能主要是关注和保障该河流输水泄洪功能。西安市长安区水务局不是沣河的经营单位,无权也无能力阻止任何人进入河流范围,也没有能力保障进入河流范围内每个人员的安全,法律也没有规定河流管理部门,有设立明显标志和采取防止措施的义务。

法院认为,孩子溺亡事故的发生,与西安市长安区水务局、西安市长安区沣河管理站不构成因果关系,两名被告也无过错责任。法院特别在判决书中说道,“法律亦无规定类似本案情况,作为行政主管部门应负无过错责任之明文规定”。

最终法院驳回了孩子家长的诉讼请求。家长上诉后,西安中院维持了原判。去年5月,家长不服,申请再审后,也被陕西省高院驳回。

防溺水是教育部门暑期重点工作

事实上,每到暑假,防溺水就成为教育部门的首要任务。

早在今年4月16日,天气刚刚开始变热,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就发布了2019年第1号预警,提醒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要汲取教训,时刻绷紧安全弦,坚决防范溺水事故的发生,确保学生安全。

前几天,陕西省教育厅、省公安厅、省卫生健康委员会、省应急管理厅等多部门,也联合向全省中小学及幼儿园的学生及家长发出倡议,为孩子们的“欢乐模式”编织一张“安全防护网”,提醒有孩子的家庭有效监护,远离各种安全隐患,防溺水被放在第一位。

此外,为有效减少假期中小学生到江河湖泊游泳溺水事故的发生,减少野泳伤害,西安市体育局从去年开始出台措施,通过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让全市中小学生在暑期免费游泳。去年共有23家场馆参与活动,5万人次进入游泳馆游泳。而今年将会有36家场馆参与活动。

近10年间,几乎每年,西安市教育局都会发布严防溺水的紧急通知。一些地区的教育部门则会直接发通知明确,因防溺水专项整治项目落实不到位,安全教育管理不到位而发生安全事故的学校,当年平安校园(幼儿园)考核评定为“不合格单位”,同时还要从严追究相关责任人责任。

陕西师范大学实验小学学生成长中心主任张波告诉记者,他们通常会通过宣传和教育两种方式,来向孩子们传递相应的安全知识。学校每年都通过写信方式向家长发放相关告知书,并要求家长作出回复。此外,在教育方面,学校常会利用活动课、课外实践等机会,向学生传递野外戏水的危险性,及防范溺水的方法与技巧。

张波提醒,孩子们年龄较小,大都还未形成风险防范意识,也正处于一个对什么都好奇、都想尝试的阶段。家长们应当明白,安全问题千万不能大意,应当时刻提高警惕,负起责任来,帮孩子们树立一个正确的安全意识。

河道多 河床情况复杂   西安防溺水压力大

数据显示,溺水是造成中小学生意外死亡的“第一杀手”,也是全球各区域儿童和青年十大主要死因之一。我国卫健部门统计显示,全国每年约有5.7万人死于溺水,每年少年儿童溺水死亡人数,占总溺水死亡人数的56.04%;小学生溺水死亡人数,占溺水死亡学生人数的68.2%。

而西安因为独特的地理环境,防溺水的工作更加严峻。7月12日,西安市水务局一位负责人说,这有几方面原因造成,一方面是河道总面积大。西安素有“八水绕长安”之称,境内有渭河、泾河、浐河、灞河、沣河、涝河、潏河、黑河等流域面积10平方公里以上的较大河流48条,河道总长1707公里。另一方面,主要是因为西安的大多河流为季节性河流,受汛期强降雨影响,河水陡涨陡落情况严重,加之受常年洪水掏刷影响,河床坑洼不整,情况复杂。

基于这些原因,西安溺亡事故时有发生。这名负责人告诉三秦都市报记者,他们每年都把防溺水作为重点工作来抓,也在通过多种措施来防溺水。每年他们都要求各区县、开发区水务部门组织开展学校、社区周边河道、湖库、渠道、堰塘、涝池等水域防溺水安全隐患排查,加大对管辖区域内的水域管理和巡查工作;他们在重点水域配备了救生圈、救生杆、救生衣等救生用品;完善和规范了警示标识、标志和安全防护设施设置,严禁下河(湖)等游泳或嬉戏。此外,西安市水务局还发挥河长、湖长作用,落实河长巡查责任。

市民安全意识淡漠、不听劝阻是防溺水难的主要原因之一。这名负责人表示,常有一些人对管理人员的劝阻行为不以为然,或者与管理人员“打游击”。私自下河嬉水这一危险行为,水务局无法做到全面制止。这对做好防溺水工作,带来了很大困难。

面对溺亡者,河道管理部门也有很多无奈。一位河道管理干部称,他们一旦在巡查中发现有违禁者钓鱼或游泳,就会劝阻。但因为没有强制执法权,只能通过说好话讲道理的方式工作。这名河道干部说:“悲剧发生前,怎么说别人都不会听,有的人甚至会和你吵起来。悲剧发生后,说什么都没用了。”

目前正值盛夏,不少人选择了游泳这一避暑方式,而一起接一起溺水事件的发生,则令人痛心。特别是青少年溺水身亡事件,在各地重复上演,教训惨痛。

西安水务局防汛办也希望借助本报提醒市民,家长及监护人要积极认真地做好学生安全教育及管教防范工作,树立安全意识,避免孩子私自外出游泳或嬉水,防止意外事故发生。同时要教孩子学会相关的防溺水知识,并能将所学知识运用于实际。此外,对于设有“禁止游泳”或“水深危险”等警示标语的水域,一定要提高警惕,切莫下水戏水。

                                三秦都市报记者 张晴悦

[责任编辑:范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