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 月 如 歌

庆祝建国70周年征文

陕西 2019-07-15 15:40
分享到:

时间如白马过隙,一晃已来公路局工作20个年头了,没想到刚来办公室报到的第一天,主任问我“愿不愿意在办公室受苦”?我的那句“我愿意”就成了我一生的承诺。如今,我已走过韶华,二十年办公室生涯让我累、让我甜、让我成长、让我挂牵……我已经记不清自己加了多少个班,有多少个夜晚熬红了双眼,用多少皱纹换来写作的灵感,付出多少汗水参与政务、处理事物,大量平凡、琐碎、默默的工作,翻过我生命的每一页……

2001年,我因病好长一段时间在家休养,那是我生命中最灰暗的一段日子。当时,单位新开了好几个工程,不少同志抽上工程,找到了新的用武之地;我的同学,当上小老板的也有几个,看着身边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我不禁问起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否太匆忙?为这样平凡的工作付出是否值得?病中日月长,我翻起了《宝鸡公路总段简史》,在那本书里,我了解到了当年宝鸡公路的坎坷与艰难,对那些在艰苦的日子里守望公路,默默奉献的老一辈公路人,肃然起敬之余,尝试着去走近,去理解,渐渐地我的心平静了下来,拥有了一份坦诚。而这份坦诚,让我拥有了一种敬业的精神,拥有了一种工作着的美丽。

2003年,汉中佛坪发生重大水毁,在接到省局紧急救援命令后,宝鸡公路人用最快的速度准备支援,记得胥培才老段长一夜未眠的筹划安排,记得天刚亮我就和几个同志出去租车、上街打铺购买救援急需用品,还记得80多名救援队员的毫无怨言的紧急集结……8点钟,我局十辆救灾车奔赴佛坪救灾区。总工徐建国刚进入佛坪,看到道路无法车行,便徒步向我局在那边施工的工地赶去,等他天黑赶到工地时,大伙已认不出他,脸和衣服被树枝划破了,腿也一瘸一拐,双手拄着树棍,等大家认出是徐总时蜂拥而上,相拥而泣,这就是我们的领导,这就是灾难来临时最最挂念我们的人。前方救援信息雪花般传回来,我做为秘书加班加点的整理报道信息,在那个网络还不发达的年代,为了让信息早点发出,我拿着一份份稿件直接跑报社、跑广播电台,一个月下来我都成为他们的熟人了。工夫没白费,当年我被市局、省局评为最佳通讯员,我的两篇报道被市交通局评为年度最佳通讯。

2005年,宝鸡局是全省“十五”国检迎检单位,办公室承担着大量工作,科室只有我一个秘书,迎检工作方案、接待方案、汇报材料、多媒体汇报片等任务都压在了我的头上。那段时间我经常早出晚归,家里没有电脑,就在单位电脑写材料,这样修改还是方便一些,常常一人加班到深夜,饿得胃疼就去隔壁商店买了一箱饼干做为我夜间的牙祭,瞌睡了就在水龙头上用凉水冲把脸,写起材料只觉得时间过得飞快,每天都是老公打电话催促回家才放下手中的材料打道回府。记得那年省上的接待方案在不停的变,先后发来12次变动方案,为了能让我局的方案与省局无缝对接,我拿着几种颜色的笔在一版一版的盯对省局路线、人员、乘车、用餐安排,惟恐有疏忽。为了制作多媒体汇报片,我和科室小何加班至凌晨4点,才搭的回家。早上六点我俩又回到办公室开始了早上汇报前的最后调试。待一切就绪后,我俩才互看到对方浮肿的眼黛和满脸疲倦,用化妆品匆匆遮掩了一下又开始了新的工作。那时我默默的流泪了,工作让两个女人变成了男人,工作让我们忘乎了一切。还记得国检前夜,我领着小何、小凤准备明天接待用的桌签情景,小何业务熟,小凤是个刚毕业的90后大学生,也许平时都没吃过苦熬过夜,我对着名单叫时,怎么也找不着省上几个领导的名字。因为桌签是一式两套,天明7点一套要带往眉县午餐接待用,已是深更半夜,打印店早都关门了,咋办?小何看出我着急的样子,还安慰我说:“主任,你喝口水歇歇,我再找找”,一地的桌签翻来翻去,突然我发现小凤左手里捏着几个,我问:“凤,你手上拿的谁的名单桌签?”小凤这才晃然大悟:“呀,这手上啥时拿的,我都不知道了”。看来,加班时间长了,小姑娘也撑不住了,看着那张和我女儿一般稚嫩的脸,我顿生怜爱之心。桌签找到了,我们三个那个高兴和轻松就是现在回想起来都是那么的甜。那年国检由于宝鸡局准备充分,大获全胜,给陕西交通贡献了宝鸡人的智慧和力量。在后来的“十一五”、“十二五”国检中,宝鸡公路人也是穆桂英上阵---阵阵是头炮,哪一次不是尽心尽力!哪一次不是苦仗苦打!哪一次不是为省争光!让我们记住那些为公路事业而默默奋斗的人们,将他们做为我们今生最珍贵的回忆。

2008年,汶川发生七级地震,宝鸡毗邻四川也有强烈震感,通往四川的交通要塞S212线严重跨塌、塌方,灾情十分严重。省局命令以最快的速度打通这条生命通道。宝鸡人二话不说,两横一竖“干”,鏖战212线。一台台机械在秦岭里轰鸣,一群群桔色的身影在余震未息的山间挥舞着铁锨洋镐,他们在与时间赛跑,在为能多救一个灾区人民而奋战。单位派我陪电视台王师、小白去一线采访报道,刚一到工地,那里震后的情景比我早前预想的要严重的多,一些路段,地震后直接跨塌和河滩平铺着;一些路段,路面扭曲裂开几公分宽的长大口子,漏出犬牙交错的地基;一些路段半副山体滑塌,像小山堆一样横在路上阻断了交通。现场机器声、人声混杂在一起,忙碌的身影让我都不忍心打扰他们。王师已扛起摄像机拍了起来,我负责在前面探路。等到中午用快餐间隙,我终于抓住了参与抢险的一处处长王新科,十几天下来,这个一米八的汉子晒得黝黑发亮,嗓子也喊哑了,对着镜头他只是一个劲地说着“这是一场硬仗,死活也要抢通!”回头望抢险队员一个个手上、脚上都是血泡,扒拉了几口饭都东倒西歪地睡着了,看着一个个脏兮兮的脸谁又忍心叫醒他们呢?那时我的眼眶情不自禁地湿了,人生第一次深切的体会到:什么是责任?什么叫奉献?什么是没有硝烟的战场?谁是最可爱的人?晚上回到单位,我的思路如泉涌,我要用我手中的笔歌颂这些最不起眼的养路工,抒写他们的奋斗年华,记录他们生命的绽放---当省道212线艰难地抢通后,养护这条线路的金渭段、凤县段两段职工相拥欢呼时,我的脑子突然闪现出井岗会师的画面,这是战斗的喜悦!这是胜利的快慰!

2013年,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祖国各行各业都焕发出新的生机,我们交通部门也迎来了发展的高峰期。宝鸡公路人抢抓机遇加快建设,先后开工5条线路,南北两面齐开花。随着工程项目的开工建设,因拆迁、拖欠工程款等方面的群众性上访问题随之而来,接访成了办公室头等大事。我和科室同志,经常被那些情绪激昂的上访人员围着吼着,有时下班也回不了家。单位关系好的也背地里劝我不要认真,能溜就溜。可一看到老百姓急切的眼神,一想到工程建设紧张的工期,问题不解决继续恶化怎么能行呢?就这样,苦口婆心,绞尽脑汁,耐心调解,一件一件逐渐有了眉目。当看到潘家湾农民葡萄因施工污染减产得到施工方赔偿后的高兴、山东几个包工头在年前最后两天拿到拖欠的工程款后的感激,我觉得自己一切付出都值了。如今,项目陆续竣工通车,建成后的宝鸡公路不论是路况等级,还是安全设施都大副提升,路域环境干净美丽,公路服务温馨到位,宝鸡公路以它全新的面貌展示给世人。几代人的梦想,无数人的奋斗,终于换来了“畅、洁、绿、美、安”的行车环境。“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那彩带般的条条通途,就是挂在建设者们颈项上最大的花环。

岁月变迁,使我亲身经历了宝鸡公路20年的发展变化,过去那“小坑能养鱼,大坑能卧驴”的烂路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如今平安穿梭于各条线路上的车水马龙就是对公路变化最好的解读,这无字的丰碑,无言的诗篇,就是对一代代逐梦公路、守望公路的人们最美的歌颂。

20年来,我一直惭愧自己在办公室搞文案工作,未能在建设一线挥拳上阵,但谁又能说秦岭深山舞起的墨玉般丝带、滔滔渭水之上架起的五彩飞虹没有我的一份心血,一份智慧呢?“花的事业是尊贵的,果的事业是甜蜜的,但让我做叶的事业吧!”叶的事业是谦逊的、垂着绿荫的......而当我用尽能量,飘落大地时,那是我对我热爱的事业最后的情意!

赵敏红

[责任编辑:薛保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