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三秦都市报官网

岁月如歌

岁月如歌

读书交流 2020-06-16 11:11:35
分享到:

岁月如歌,时光如梭。六十一甲子,九转一轮回,六十岁,多么遥远的年纪,竟不知不觉,翩翩而至,有幸降临与我。思绪万缕,滔滔不绝,涌向心窝,动人幽意处,竟情不自禁,浮想联翩,感触颇多。平复静心,想写一写,想说一说,农村的田舍阡陌,城市的亭台楼阁,远方的大江小河,近处的圆月夜色,寻寻觅觅,卿卿我我,过眼年华,铭心刻骨,历历在目,难以忘却。我这六十年,从内心深处觉得幸福惬意,知足常乐。

出生际,犹如“亲生之子,怀之十月,身为重病,临生之日,母危父怖。”由接生婆精心迎接,来到人间,看花花世界,观鸳鸯蝴蝶。襁褓中,少衣缺吃,奶乳不足,恰如其分的比喻好像一段秦腔戏唱词所言:“无有奶乳用粥灌,可怜儿一尿一大滩,左边尿湿右边换,右边尿湿倒左边,左右两边都尿遍,抱在娘怀又暖干”。父母对我疼爱有加,视为至宝,捧在手上怕吓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咽苦吐甘,通宵达旦。孩提时,体弱多病,隔三岔五就医,父母吃苦受累,成为平常之事。兄弟四人中,最不省心的数我。记得父母多次说,我让他们操碎了心,花费了不少精力,对几个弟弟照管不周。常常带我求医问诊,来不及托人看护老二时,总用布条把老二拴在土窑洞的窗子边。每每想起,觉得所有罪过,皆因于我,特感内疚。

韶年时,进入学堂,读书识字,作文算数。学校设在村里,离家不远。北教室正前方墙上的“肃静”二字,特别醒目,印象深刻。学校学生多,教室不够用,低年级的同学需借一些废弃的土窑洞用于读书,后来还有过自带凳子上学的现象。记得刚上学时,有次脚生疮,行走不便,老师曾把我抱着送回家,感恩老师之心,念念不忘。那时候,虽然困难,物质匮乏,有时连书本都没有,但是老师像台阶,甘作铺垫石,送我等登高。老师循循善诱教我们知识,千方百计教我们做人,教我们学毛主席语录,学报纸,学老三篇,给我们讲读书励志故事,诸如头悬梁,锥刺股,凿壁偷光,囊萤映雪,至今难忘。通过村里解放前一富裕家庭孩子上学回家发牢骚说,读书是个苦差事,咋不让伙计去,只叫他去的实例,讲新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优越对劳动人民的普惠,讲只有付出辛勤和汗水、才会有丰收和喜悦的关系,讲“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所赋有的哲理。教我们立志,并坚持不懈的为之奋斗,鼓励我们说:有志者,事竟成。那时候“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小年读书不用功,不知书中有黄金,早知书中黄金贵,高照明灯下苦心”,是批判着传授的。老师也讲一些历史上好学之人出口成章的典型,如明·解缙《春雨》:“春雨贵如油,下得满街流,滑倒解学士,笑坏一群牛。”现在还感觉很亲切,朗朗上口,有教育意义,起引领作用,使我对大学就萌发了些许向往和心动。老师在教学时,也有创新,如学珠算,别人讲一上一、二上二口诀,老师却教狮子滚绣球,简单速成。即以1÷512,最后在算盘上得数是“一九五三一二五”,呈现出一头昂首翘尾的狮子的形象,故得名。用1953125×512,得1(实为十亿),返回。用2÷1024,用3÷1536,等等,以此类推,循环往复,珠算便轻而易举的学会了。记得老师常说“学会狮子滚绣球,走遍天下无对手”,激励我们进步。最幸福的时刻,是领到新发的书本,打开书扉,轻嗅墨香,爱不释手,如饥似渴。

舞勺之年,升入初中,坚持学习不分心,积极上进。当时还盛行“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励志名言。老师嘱咐,不绝于耳:少壮不努力,老大图伤悲。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觉得学好知识,增长见识,发自肺腑,责无旁贷。记得被抽到学校文艺宣传队打腰鼓时,刚刚接触到一点音乐知识的我,虽对节拍一知半解,但打起腰鼓来,节奏不太好,回去后,便用筷子、碗练习,被一数学老师偶遇,刻苦钻研好学精神不胫而走,学校在宣传栏予以通报表扬。从此,自律自觉,积极主动,竟时时刻刻约束我,激励我,鞭策我,奋勇争先,向好向善,以梦为马,不负韶华。记得地理课老师曾讲了一个至今仍作为笑料的话题,他问一学生中国的四大山脉有哪些?学生不假思索的回答说:方山,尖山,石牛山,过了临平是黑山。其实,熟悉的人都知晓,这只是距离学校三到十里地的几座山丘、地名而已。但老师鼓励我们用心学习的用心,不言而喻。学而不厌,诲人不倦。这件事对我的触动更大,我对地理知识有了兴趣,对山脉、河流、首都省会,情有独钟,依靠死记硬背,扎根心底。如黄河发源于青海省青藏高原的巴颜喀拉山脉查哈西拉山的扎曲,北麓的卡日曲,和星宿海西的约古宗列曲,呈“几”字形,而我记忆犹新的黄河发源地则是:青藏高原的巴颜喀拉山的可可西里山的雅合拉达合泽山(现为雅拉达泽山),四十多年来一直没有忘记。再如好望角,是非洲西南端非常著名的岬角,第一次听到有这么遥远而富有魅力的地方,就令人神往,时常挂在心上,有飞过去的冲动。时至今日,总觉得有机会一定去好望角旅游观光,以实现年少时曾经不可企及的奢望。

岁月峥嵘,山河为证。期间,对大学也有向往,也有梦想。但在我的理想作文中,却好像是这样写的:皎洁的月光洒满宁谧的大地,我驾驶着心爱的拖拉机,驰骋在广袤无垠的田野里,为国家建设贡献着自己的微薄之力,是多么的富有诗情画意。未曾料想,节外生枝,突然冒出个《白卷英雄》张铁生,他在高考试卷的背面写了《给尊敬领导的一封信》,被《辽宁日报》以《一份发人深省的答卷》为题刊登了出来,一时名声大噪,成为炙手可热的风云人物,各地纷纷仿效,读书不读书,学习不学习,也不是多么重要了。我们七一班就有两位同学被动员,自愿返乡,参加国家四化建设。士风日下,人心不古,学习氛围渐衰。1974年7月,我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

舞象之年,被推荐上了高中。从1970年到1976年间,招生方针是“自愿报考,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查”。虽然学生在校也学习,但读书无用论已逐渐弥漫,张铁生事件持续发酵,对教育事业影响极大。有传言称,有考生在大学入学考试时,竟出现“1/2十1/2=2/4”的答卷,意想不到的是还居然得中。“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顿受热捧。上课不听讲,看小说,成为时尚。记得有位数学老师曾经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说:你们到学校了,还是读点书、听点课、学点知识吧,万一以后用上了,咋办呢?!可惜,未听老人言。在电影《决裂》《红雨》的言传身教下,同学们热衷于参加学校组织的劳动课、机电课,乐于去联系点参加农村生产劳动。就我来说,曾去临平铁业社学过修马达,去新阳拖拉机站开过履带式拖拉机。青春如梦,岁月如花,流水似年,稍纵即逝,两年功夫,很快过去。临毕业,数学考试好像有三视图三要素的题,平时不重视学习的我们特别是我,干瞪两眼,无从下手。真所谓:条条大路通北京,老师何必硬强求?拐弯抹角不算远,出题不严学生愁。看到一脸懵然的我们,老师说,题目答案就在书的目录里,可翻翻、看看,挺简单的。其实就九个字,指的是主视图、俯视图、左视图而已。跌跌撞撞,总算过关,随即投身到农村广阔天地,经风雨,见世面,壮筋骨,长才干,忙春耕,赶夏收,修梯田,筑坝面,忙的不可开交。曾住羊圈,吃河水,为建设杨家河水库冲锋陷阵,流汗出力,用架子车拉土垫坝面,从五峰山运石头到坝边,不经意间,竟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杨家河水库建设者。

1977年,恢复高考,犹如一声惊雷,把千万青年从昏昏欲睡的梦魇中唤醒。冬夏两季,全国有1160万人参加考试,有67万人通过考试迈进高等学府,改变了命运。而我也参与其中,上大学的欲望非常强烈,心情十分迫切。但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没有多少知识积累的我,自然名落孙山。1978年1月,徐迟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发表,对悄然兴起的全民读书热,推波助澜,开启了改革开放风起云涌、波澜壮阔的闸门,调动起家庭、学校、社会重视科学、重视教育的热情,又重新迎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激励着一批又一批热血青年发奋读书,迎接考试。在学校、家中,在房前、屋后,在田间、地头,在路灯下、山坡上,在图书馆里、新华书店外,到处人头攒动,书声朗朗。正所谓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当时,学习的氛围浓厚,学习的自觉性、自律性、自主性高涨,学子们吃饭囫囵吞枣,休息得过且过。一门心思:学习、学习、再学习;心无旁骛:提高、提高、再提高。记得在住校期间,同学们为了学习,常常废寝忘食,思想高度集中,有同学竟在梦中一遍又一遍背诵“I'm not”的英语句子,良苦用心,略见一斑。

读书不觉已春深,一寸光阴一寸金。其实,我也一样,每天早起晚归,晚上只匆匆忙忙睡一觉,无论何时醒,便即洗漱读书。那时生活相当艰苦,吃饭每天早晨一碗稀饭,中午一碗汤面条,晚上开水泡馍。在学校吃饭,得自己从家里拿来玉米糁子、面粉交到学生食堂,由学生食堂收每斤三、四分钱加工费加工。像我们这些家在农村的多数学生,则需要回家背馍,一般每周一次。记得夏天回家背馍时,有时候会遇到下雨,也没雨具,学校距家三十多里路,常冒雨回家。夏天雨下的快,走的也快,我穿的的确良上衣常常随风而干,但穿的布鞋却一直是湿的。感悟到人生旅程中,除顶风冒雪外,也有风吹雨淋的历练,使我人生阅历更为丰富。后来,无论身处何种环境,无论肩负何种职责,无论给予何种待遇,我都能随遇而安,倍感珍惜,十分努力。

弱冠之年,毫无建树,长进不多,但天生我材,必有用矣。1980年,曾担任校团委组织委员,荣幸的参加了乾县第九次团代会。在刻苦学习的同时,也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记得巨姓同学患疾,我和同学一起及时送其到县医院就医,并垫付医疗费。李姓同学生病,组织同学捐款,虽杯水车薪,微不足道,但却彰显了团结友爱和同学情谊。在几次理科考试不能的情况下,有老师建议文科功底不错的我弃理从文,深有同感的张姓同学也一同相约。是夜,宿于王姓同学朋友家,看着其屋墙上挂着世界地图、中国地图中那些印象极深、熟悉的名称、方位,我当机立断,毅然决然决定学文。王姓同学建议三思而后行,老师叮咛道:弃理从文可是你自己的主意,奥。报名回家,父母也没有反对,只是说,路在脚下,自己走好是关键,我们再俭省节约点,继续供你读一年书,力争有所收获。人合不合适,只有心知道;鞋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正如父母之言,路,必须自己走;苦,必须自己受。鸿运当头,吉星高照。弃理从文,路子对了。学习文科知识,兴趣爱好所致,成绩稳健提升,如鱼得水,芝麻开花。当时班级第一学期期中、期末考试,我均为第九;第二学期期中考试第六,期末直接参加高考,成绩为年级第四。各科成绩:语文100分,数学79分,历史79分,地理66分,政治82分,英语35分(记70%)。成绩是邻村周姓同学最先得知的,迫不及待的告诉了在村边玩耍的本家几个小侄子,他们争先恐后,蜂拥而至,把喜讯传于家中。得知成绩不错的父母,急切地督促我快去学校看看?是不是真的。虽有估分,大致差不多,但仍忐忑不安。当翻至抄写在纸张靠后我的名字和成绩时,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地,暗暗告诉自己:430多分,上大学,应不成问题。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我幸运的被吉林大学法律系录取。几多努力,终有收获,金榜题名,春风得意,辛勤付出,大学梦圆。

1982年9月,怀揣报效祖国梦想的我,踏上了北上长春的求学之路。记得学校是9月4—5日报到。由于是村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临行前,送行的亲友挺多,送路费的,送衣服的,送鸡蛋的,送布鞋的,送鞋垫的,热情有加,比平常热闹、浓重了许多。1日,背着被褥,从黄土高坡家中的土窑洞出发,到县城乘客运班车至西安,与本乡另一考入长春地质学院的常姓学子作伴,夜宿火车站候车室。2日8时乘火车到北京后,改签3日车票,4日抵达长春,有一帮热情有加的校友按部就班接站,有条不紊安排,轻轻松松的加入到吉林大学大家庭里,开开心心学习,愉愉快快生活。从此,长春成了我的第二故乡,魂牵梦绕,难以割舍。在校期间,我们法律系821班同学曾把苏联歌曲《小路》作为参赛曲目,2016年7月,毕业三十年长春聚会,我虽未参与,却以之为引子,写了贺词:

一曲小路,音律优美,根植心底,不曾忘记。

那年秋季,菊黄蟹肥,莘莘学子,书生意气。

风华正茂,吉大汇集,研读法律,才华横溢。

图书馆里,勤奋学习,七舍食宿,舒适安逸。

南湖船畔,聊天嬉戏,鸿鹄之志,不可小觑。

兄弟姐妹,不分我你,灿烂笑容,动人妩媚。

暖人话语,沁人心肺,相互帮助,深情厚谊。

孜孜追求,固本强基,努力进取,知书达理。

四年光阴,瞬间逝去,学业有成,实至名归。

离别洒泪,各奔东西,担当大任,走南闯北。

天各一方,彼此惦记,月共一轮,别梦依稀。

卅年过去,弹指一挥,长春聚会,拥抱致意。

同启思绪,共话友谊,儿女情长,甜甜蜜蜜。

窃窃私语,期冀如意,共举酒杯,同祝顺利。

一条小路,弯曲长细,心有灵犀,伸向天际。

今次别离,何时相会,三十年呢?儿孙绕膝。

二十年呢?七十多岁,再过十年,白驹过隙。

重唱小路,珍藏回忆,相约再聚,后会有期。

1986年7月,我从吉大法律系法律专业毕业,被分配到西安市人大常委会机关工作。步入社会,见形形色色的人,遇形形色色的事,解形形色色的难。有人说,文化人有根植于内心的修养,无需提醒的自觉,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为别人着想的善良!而法律人的骨子里浇筑着责任担当,把追求卓越、秩序和正义,作为最高、永恒的目标,并且通过他们各自的具体行动诠释对法律的忠诚和信仰。多年来,我始终坚持以法律人的责任担当,谨小慎微,如履薄冰,投身工作,丝毫不敢懈怠,诚恐不周出错;始终坚持认真学习人大知识、人大理论和人大制度,努力实现从一个大学生向一个人大工作者的转变。1994年入党,2014年晋升为副巡视员。三十多年来,参与了西安市现行有效地方性法规76部中60多部法规的起草、修改、完善、论证等工作。完成了市人代会制定的《西安市制定地方性法规条例》《西安市改革创新条例》的起草、论证、上报、公布工作。完成领导讲话百余篇,完成并见诸报刊的文章、通讯上百篇,完成工作报告近二十篇,多次组织、参与调研活动,撰写调研报告,为我市人大的民主法治建设贡献了绵薄之力,可以说收获满满,硕果累累。但这主要得益于党和组织的培养教育,得益于单位的关怀指导,得益于领导的关心爱护,得益于同事的支持帮助。我将感恩于心,牢记于心,铭刻于心,不可忘记,也不敢忘记,更不能忘记。

而立之年,虚心学习,努力工作,一边学习,一边工作,见缝插针,不断提升,从不放过一丝学习提高的机会。参与了股份合作制企业、限制养犬条例等十多部地方立法。完成了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24万字的《宪法学》一书中的15万字,撰写了旅游业管理、统计管理、房屋租赁等三部条例释义。从1989年撰写的第一篇文章《地方性法规与行政规章制定范围之我见》发表时起,陆续发表了《关于地方人大及其常委会决议决定贯彻执行的几个问题》《要充分发挥地方人大代表的监督主体作用》《人民陪审员产生问题探讨》等20余篇文章,如在《民声报》发表的通讯《砥砺利剑》,在《西安统计》发表的《依法治统的重大举措》,在《民意》杂志发表的《加快地方立法步伐,促进经济社会发展》,执笔为《西安改革开放二十年》撰写地方立法材料等。《因时因势而化,旨在美化西安》,获宣传人大制度好新闻三等奖。获西安市唐城杯迎香港回归知识竞赛一等奖,西安市“文商杯”国家赔偿法知识竞赛三等奖,《档案法》知识竞赛三等奖,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和优秀党员。

不惑之年,日臻成熟。虽不是行家里手,但已可独当一面。参与了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社会急救医疗、黑河引水系统保护等五十多部地方立法。陆续发表了《交通法规先行,条条道路畅通》《浅谈人大的刚性监督》《谈谈地方性法规设定行政许可的范围》《立法中宜慎用“应当”》《改革创新立法,全市上下关注》等三十多篇文章。《悠悠黑河水,西安生命线》获宣传人大制度好新闻二等奖,《见证城建历史,着眼城市未来》《将法规置于公开透明的必由之路》《预算审查监督,道远路长任重》,获三等奖。

知命之年,天道酬勤,人生纹理,是非明辨。随着阅历增加,经验积累,工作起来不算游刃有余,也是得心应手。参与了秦岭北麓违建整治清查、督导,参与了“大棚房”清理整治督查、复验工作,认识到位,思想明确,行动坚决。参与了轨道交通管理、社区教育、养老服务、文明行为等十多部地方立法。编辑印刷了《司法公正长安行》《为了城市更美好》书籍,发表了《提升城市品位,彰显城市魅力》《参与秦岭北麓违建整治工作几点体会》《预防职务犯罪,推进廉政建设》《加大执行力度,实现公平正义》《促进劳动和谐稳定的重要举措》等二十多篇文章。荣获2016年市直机关工委“倡廉助廉最美家庭”称号,获陕西省社科界第十五届“社科知识,引领未来”有奖竞答二等奖,2011年被市政府评为创建国家园林城市暨三年植绿大行动先进工作者。《关于我市社区矫正工作情况的调研》获西安市人大系统优秀调研成果一等奖,《我市实施人民陪审员制度情况调研》获西安市第八次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

《西安:轨道交通法规呼之欲出》《促进司法公正,维护公平正义》获好新闻三等奖,《怎能忘记》获陕西省直机关工委纪念建党90周年“砥柱中流党旗红”征文优秀奖。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花甲之年,自当勉励,蓦然回首,青春已逝,新的征程,不用扬鞭。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生易,活易,生活不易。携一抹清欢于心,掬一缕微笑向暖。扪心自问,愧对父母,虽能保障

老有所养,病有所医,但环境差,质量不高,也有假以忠孝难两全搪塞之嫌,有久久挥之不去的痛在心头。对兄弟也曾尽了一些力所能及的扶助责任。平素在单位多忙于公务、工作至上,在家里多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虽四体不勤,但却分五谷。聊以自慰的是儿子小心谨慎,通情达理,儿媳勤快懂事,知书达理。希望他们努力管好自己,做好自己,为国家尽忠,为社会尽责,为单位尽职,为朋友尽心,为家庭尽力,特别是要同心同德、同向同力,精益求精、勤勤恳恳的为他们自己的小家庭添砖加瓦,锦上添花,不遗余力。杯倾北海辰被度,颂献南山甲再周。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我将满怀信心和期望,去迎接属于我自己定会接踵而至的古稀之年、耄耄之年、期颐之年。我将一如既往,持续不懈的继续努力着……

有道是:岁月如歌。

作者:杨文峰,汉族,生于1960年6月, 乾县新阳咸阳村人,毕业于吉林大学法律系,曾任西安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副巡视员。

[编辑:张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