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三秦都市报官网

看 西周“第一豪车”长这样

陕西复原2800年前青铜轮牙马车

看 西周“第一豪车”长这样

陕西复原2800年前青铜轮牙马车

陕西 三秦都市报—三秦网 2020-07-31 14:04:32
分享到:

青铜轮牙马车室内清理工作已经结束

三秦都市报—三秦网讯(记者 赵争耀)青铜轮牙、玉雕装饰、成千上万的绿松石“贴面”……经过文物保护工作者连续几年的修复,宝鸡岐山县周原遗址贺家村出土的“青铜轮牙马车”于近日保护清理完毕。7月30日,在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泾渭基地举行的“周原出土西周铜饰车與实验室考古阶段性成果汇报会”上,文物专家现场揭秘这乘被誉为西周“第一豪车”的修复过程。

重达70吨的车马坑“打包”带回实验室

“宝鸡岐山贺家村位于周原遗址的腹心地带,这里的农作物基本以小麦为主。2014年麦收前夕,我们对这里进行航拍调查时,发现有一片麦子明显比周围的麦子‘黄得’早。有夯土的地方麦子会‘黄得’比其他地方更早,‘黄色块’下面很可能会有古代的墓葬或者窖藏坑!”7月30日,在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泾渭基地的考古实验室现场,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王占奎回忆起6年前的“意外发现”依然记忆犹新。随后的考古钻探验证了王占奎的推测,一座完整的车马坑展现在众人眼前。

文物保护人员在对车马坑进行探测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经专家初步研究,判断车马坑中出土的这套青铜轮牙马车年代为西周中晚期,距今2800年左右,其华丽程度在西周车马发展史上堪称“第一豪车”。铜马车的木制轮辋外包铜壳,车轮直径约1.4米、周长约4.4米、轮牙宽5.7厘米、厚1.9厘米,个别处见到钉眼,测算重约24公斤。尤其是其兽面纹车軎镶嵌绿松石,甚为精美,这在商周时期同类的马车上很少发现。车厢装饰也有大量镶嵌绿松石的青铜构件和玉器及彩绘构件。

为了完整保护这套罕见的青铜轮牙马车所有信息资料,经过反复论证后,考古工作者采用整体提取、异地保护措施,把重达70吨的车马坑“打包”带回“考古发掘现场文物保护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泾渭基地)进行实验室考古。

西周“第一豪车”复原图(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马车上镶嵌上万片绿松石

“受长期地下埋藏及各种因素影响,出土时车軎、輨和辖所镶嵌绿松石存在脱落、破碎现象,可见其背面白色物质,疑为胶结材料老化产物,车衡一端因严重锈蚀造成破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黄晓娟告诉记者,这套马车青铜本体锈蚀破损、胶结物老化、镶嵌绿松石破碎脱落以及土质遗迹脆弱,现场稳定性处理和保护刻不容缓,同时现场的原始信息调查和原位无损检测工作也需要同步开展。2017年到2019年之间,文物保护人员对周原遗址贺家村出土的青铜轮牙马车进行了清理保护。

7月30日,记者在考古实验室现场看到,这套马车遗迹由车体和四匹马的遗骸组成,青铜构件上镶嵌的绿松石清晰可见。据专家测算,马车上的绿松石多达上万片。“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个绿松石,你看这一件器物上就镶嵌一两百颗绿松石。我们不仅是要保护好文物本身,还要把文物所能反映出来的所有信息保留下来,为以后的研究提供一手资料。”黄晓娟说,随着清理和保护工作的逐步开展,这套西周晚期的青铜轮牙马车逐渐揭开了神秘面纱。

西周“第一豪车”复原图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这套马车不仅车辆形体较大,而且装饰华丽复杂,车厢装饰有大量镶嵌绿松石的青铜构件、薄壁青铜兽面装饰以及玉器和彩绘构件。大量复杂繁琐的修复工作,也对文物保护人员提出了严苛的要求和挑战。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考古实验室内清理和保护工作中,文物保护人员对遗迹、遗物进行了清理揭露,运用高分辨率穿透雷达探测、显微照相、现场原位素分析、延时摄影、高清摄影、三维激光扫描等技术进行信息记录和提取,以期尽最大可能获取车辆信息。

DNA检测发现拉车的四匹马毛色相同

“测量数据显示,这套马车长3.13米,宽2.7米,高1.5米。这些马的身高是1.4米到1.5米左右,周代的人很讲究‘马的颜色要一致’,而且这个追求一直持续到了汉代。比如说汉朝初立的时候,刘邦曾感叹说‘天子不能具钧驷(四匹毛色相同的马)’,就是说天子坐的车都不能配备起来毛色一样的四匹马,诸侯将相可能连马车都乘不起只能用牛车,这说明天子是追求‘具钧驷’,就是拉车的马毛色要一致。”王占奎说,DNA分析结果显示,与马车配套的四匹马不仅都是成年公马,而且都是纯色的黑马。


西周“第一豪车”揭开神秘面纱(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此外,在这个车马坑的西北角上还有一个小坑,里面也有四匹马,DNA检测发现它们都是枣红色的公马,再现《诗经》中“驾彼四牡,四牡骙骙”的景象。专家推测,这四匹枣红色马可能是“备胎”,前面的四匹黑马跑乏了就把后面这四匹枣红色马换上来。

“豪车”主人成了无法解开的谜题

除了装饰豪华,这套马车最独特的地方在于整个车轮的外沿全部由青铜铸造而成。这是目前所发现的第二例,也是唯一一套保存完整的“青铜轮牙马车”。

“轮子被一圈铜包裹起来,而且进一步研究发现,轮子最外围中间部分留下了的浇筑痕迹未被磨掉,说明它很少使用,不是用来作战的战车。此外,轮沿很薄,如果长距离行驶的话,很容易陷进土里。还有,它装饰得很好,铜片的兽面、玉雕,马的高度和纯色等等,这些都显示仪礼的东西可能强一些。”王占奎推测,这套马车是代表着某种西周高等级贵族的礼制,是礼仪用车。

青铜构件上镶嵌的绿松石清晰可见 本报记者 赵争耀 摄

那么,这套西周“豪车”的主人是谁呢?“在先秦时期,车的制作十分复杂和考究,无疑是贵重之物,不可能为多数人拥有。商代只有大中型墓才随葬车马,这些墓包括商王、方国国君及其他较高的中等贵族。说明当时车子的拥有者限于中等以上贵族阶层。到了周代,尤其是东周时期,除大、中型墓随葬车马外,一些稍大的小型墓也用车或车马器随葬,这些墓包括诸侯国国君、王室重臣、卿大夫等各级贵族。”考古专家遗憾地告诉记者,考古人员至今没有找到与这个车马坑相匹配的墓葬,而且车马坑中也没有出土能够体现其主人身份的信息,因此,这套西周“豪车”的主人成了无法解开的谜题。

青铜轮牙马车室内清理工作已经结束 本报记者 赵争耀 摄

目前,青铜轮牙马车室内清理工作已经结束,根据实验室提取的遗物和精确数据,近日考古人员按照原来的工艺、结构,对马车进行一比一的原样复原。即将面世的西周“豪车”雍容华贵,重现昔日雄风,将来作为正在建设的陕西考古博物馆的一组实物展品,面向公众公开展出。

[编辑:尚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