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三秦都市报官网

“国企之困”如何迎来“国企之春” 延长油田的成长之痛

“国企之困”如何迎来“国企之春” 延长油田的成长之痛

资讯 2020-08-05 17:00:37
分享到:

三秦都市报--秦闻讯(记者 任荣)延长油田的百年历史进程中,企业向上生长的每一个节点都伴随着不同程度的艰难与困苦,然而这一次的成长之痛却来来得如此猛烈,让这个不断焕发生机与活力的老国企似乎有点猝不及防。2020年伊始,受新冠肺炎疫情叠加国际油价“跳水”双重影响,石油市场面临需求减少和供应增加的双重压力,销售困难、加工限量、管道限输等不利因素接踵而至,原油库存急剧上升、生产运行和安全环保风险剧增的严峻形势犹如一柄达摩克里斯之剑高悬延长油田头顶,似乎注定这就是一个要被特别记录和回忆的时段。非常之际,延长油田打出了一系列诸如“关停区块”“控制成本”“优化投资”““深化改革”等组合拳,按照“目标不变、任务不减、标准不降”的总要求,实现了“保生存、保运行、谋发展”,这个百年大企用具体数据描绘出了美丽的上扬曲线。2020年1至5月,延长油田累计生产原油465.76万吨、同比增长1.19%,招标采购节支率8.78%。

一个老字号的呐喊与梦想

有两组显赫的数据有力的印证了“老字号”的夙愿,延长油田提出“争取千万吨以上稳产期延长到2035年”的呐喊。在延长油田2019年工作会报告中,数据高低的变量中,这个的梦想也由此浮出水面。

数据一:一“高”+一“低”=1100万吨稳产,延长油田通过实施“三年注水规划”和“三年注水会战”,注水区年产量占比由31.1%提高至58.9%;新井年产量占比由11.41%降低至5.83%。

以延长油田近几年原油年产量1100万吨概数推算,注水规划和注水会战前,注水项目区产量占比只占到约340万吨,注水规划和注水会战后,则占到了660万吨以上,净增长超过300万吨。

数据二:1%油井=1/10产量=112万吨。

近年来延长油田累计投产水平井1044口,约占总井数的1%,年产能112万吨,占总产能的1/10,相当于建了一个百万吨级大厂。而据记者了解,从2013年起,延长油田基于行业特性和自身实际,由连续上产转入稳产,由过去外延式规模扩张向内涵式创新增效转变,确定增长方式由打井上产向依靠科技进步增产转变。延长油田2020年立项启动建设项目354个,投资计划达12亿元。近3年来累计建成工程项目1098项,完成投资42.71亿元。在逐日追梦的过程中,延长油田不遗余力。“新基建”大潮奔涌下,原来,延长油田还能带给人们如此之多的想象与惊喜。

一个巨头的突围与进阶策

梦想依旧,路在哪里?

就在人们观望这个如何快马加鞭的发展时,延长油田却不得不“慢”下来。延长油田有喜悦,也有继续“成长的烦恼”和“制约的疼痛”。

其实,延长油田有梦想,更有抉择和坚持。

与改变世界相比,改变自身最困难。然而延长油田却,不断进行内部整合。2020年6月10日,吴起采油厂举行薛岔作业区揭牌仪式。新组建的薛岔作业区将全面推行“全巡井”制生产运行模式,实行费用管控、非招标采购及合同签订、生产运行管理、人力资源及薪资管理自主授权管理;建立模式市场化运行机制,通过实施注采输、产运销一体化管理,确保扎实推进基层信息化、精细化管理。吴起采油厂的革命之举其实对外人而言,就是应对疫情和国际油价暴跌的无奈分流之举。薛岔作业区成立背后隐藏的却是撤销薛岔、老庄采油队和薛岔联合站3个机构和3个支部建制这样一个不争的事实。

而早在5月8日,宝塔、青平川采油厂整合工作就已经启动,随后黄陵、旬邑指挥部与富县采油厂整合工作也相继启动。与之相配套的则是内部模拟市场体系的构建,工资套改、用工管理等一系列改革深度推进。

这是对一个时代的告别,也是对下一个时代的铺陈。

企业宏观数据的对比,无疑是直观的;而企业职工微观个体的感官体验,其实更深刻。“以前我们说‘发工资’,现在叫‘挣工资’,目前我们做到了‘测、固、射、压’作业队伍‘四统一管理’,实现‘抱团取暖’我们还要全力支持辅助单位拓展外部市场”,吴起采油厂一位姓刘的职工告诉记者。

然而考验并非如此简单。按照要求,延长油田总投资较去年缩减30%以上;办公、差旅等非生产性费用下调5%,减少培训经费20%以上,招标采购节支率不低于10%,仓储争取“零库存”。与此同时,

延长油田还不得不将南部和东部采油单位的部分原油产量向西部采油单位优化12万吨,加量西部老井挖潜项目,实施长周期间抽(间歇式抽油)、关停低产低效井措施,全力保产量降成本。靖边采油厂党委书记张永福告诉记者,“截至5月底,仅靖边采油厂一家全厂实施间歇采油677口井、关停低效油井251口。”

现今,走进延长油田任何一个采油厂以及基层地方,扑面而来的不是修旧利废、盘活材料的“绝活儿”,就是“精耕细作”严管理提效益的“实招儿”,个人创新工作室如雨后春笋一样遍布各个采油厂。

“为了降本增效我们还调配人员成立维修班,许多事情都自己干,4个月就节省费用43万元。”富县采油厂直罗采油队队长王雷介绍说。

进阶的个体体检

每个冬天的句点都是春暖花开。延长油田的种种举措,被当做是给奔跑火车换引擎。

不要问你能喝几碗水,先问你给油田锅下能添几把柴?“我管护的这3台抽油机自从换上这种剖开式油封后,抽油机的减速器已经有近一年的时间没有出现漏油现象了,既节约了维修费用,又安全环保,还降低了我们采油工的劳动强度。”七里村采油厂的一名采油工对记者说。在推进“两条腿”走路战略落地的同时,延长油田迈出了转变增长方式的实质性步伐。

七里村工段长程育文利用剖开式油封,节省4万余元;志丹采油厂“一张报表全纪录”,预计年节约印制费116余万元;吴起采油厂白土沟35kV变电站建成投运,一年可节约电费约500万元···4万元,116万元,500万元,这一串串数字的背后是延长人的不懈追求。在油田生产过程中,通常采用的油井“热洗热注”法,因成本高、效率低等问题,无法满足大面积推广需要。5月份以来,下寺湾采油厂采油八队针对这一问题,自主研发建造了“油井热洗热注加温装置”,并成功通过试验,不仅省时省力还解决了蒲50井组3口井的产出水。与此同时,下寺湾采油厂采油八队还积极支持员工张永安成立了专门的工作室。

在杏子川采油厂,“一站两院三校”平台发挥的科技潜能正在破解非常规油气动用难题。“大位移+井工厂”开发模式正在逐步推进。杏子川采油厂厂长刘雪峰说,通过5项成果的推广应用,杏子川采油厂全年可节约成本600余万元,为企业渡危求进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成立于2008 年的南泥湾采油厂新窑采油队女子采油站 17 位女工,管辖着 107 个井场的 270 口油水井,平均日产原油 49.3 吨。2020 年,女子采油站计划完成 18250 吨任务。与此同时,女子采油站还建立了瑜伽室等休闲项目,紧张的工作之余,脱下工装换上便装的女子采油站队员们也会展现“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而定边采油厂围绕“人”和“井”两大核心要素,“高举一面旗帜,打造五种文化”定采“一十百千万”党建文化管理体系成为了有力抓手。

而靖边采油厂则实施间歇采油井96口,初步测算全年从电费、材料费、维修费上可节约160万左右。今年采油厂将通过有序关停1000口低产低效井、有序开展间歇抽油、优化生产参数、井筒治理、地面设备优化5项优化生产举措,力求生产成本再降10%,管理费用下降5%。记者从延长油田公司获悉,一季度企业累计生产原油276.28万吨,超计划1.78万吨,较去年同期增长3.25%,挺压实现首季“开门红”。

“压力测试”的最优解

井无压力不出油,人无压力轻飘飘。突破、突围、争分夺秒夺市场,延长油田一直因此在做“热锅上的蚂蚁”。这个世界之所以精彩,是因为有各种各样不同的思想的企业。要找到自己真正的进阶之路,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独特的精彩。

精彩不同,成因、路径与解法,也有不同。“一个油田的生产与发展,资源是基础,科技是根本。窘迫的资源现状倒逼我们非抓科技不可,更高更严的政策要求和持续低投资低成本的形式倒逼我们非抓科技不可,行业的竞争、企业的使命和职工的生计更倒逼我们非抓科技不可。当前的延长油田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迫切需要科技的创新与进步。”延长集团公司党委委员、油田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文明说。

每一个故事都值得被诉说,每一个人都值得被尊敬。

勇敢探路、先行先试,才使富有创新的每一步前行,都成为靠近目标的每一个阶梯。4月伊始,以“爱我延长、保我油田”为主题,从上到下的形势任务教育在延长油田的千里油区全面展开。“面对低油价,我们怎么办”全员大讨论470多场,厂里领导到队站、队站长到班组、班组长到井场,征集意见建议近千条。

4月17日,对照集团《应对低油价行动方案》,延长油田迅速出台10方面25条具体措施,扛起百年油田应有的责任和担当。与此同时,其出台的《2020年生产经营模拟市场改革的指导意见》被寄予厚望。5月27日上午“实施系统改造、推进提质增效、建设智慧油田”研讨会在延长油田召开。公司总经理高振东要求油田上下要深入研讨油田推进数字化、信息化、智能化的思路措施谋划打造智慧油田。6月8日上午,28名延长县选调生在延长县委组织部的安排下,专程来到陕西干部教育培训现场教学点--延长石油厂接受红色教育。该现场教学点共有中国陆上第一口油井、延长石油地质教育教学实践点、国家工业遗产宣教室和石油文化阵地等10余项内容。

“除了疫情以及低油价等不利因素的影响,高额的生态环境补偿费等各种税费则难以把控,从而让各家采油厂推石上山举步艰难”,一位不愿具名的油田职工告诉记者,“从国有企业改革的大背景看,如何给予像延长石油这样的国有企业更多的进阶空间,给予基层班组一套行之有效的激励机制,这是一个迫在眉睫、亟待解决的问题。还有一些费用说白了,就是能缓则缓,能免则免”。

“我们的痛,其实不在纸上,而是在心里!”

[编辑:张欣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