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三秦都市报官网

山那边

山那边

陕西 三秦都市报-三秦网 2020-08-08 12:05:20
分享到:
核心提示: 咸阳市泾阳县口镇吊庄村,就在嵯峨山下。嵯峨山东西横卧,到了吊庄村这里,已经是整个山系的最西部分了,再向西,就是另一座山,——北仲山了。

咸阳市泾阳县口镇吊庄村,就在嵯峨山下。嵯峨山东西横卧,到了吊庄村这里,已经是整个山系的最西部分了,再向西,就是另一座山,——北仲山了。

嵯峨山这一段,海拔1200米左右,山体是“土包石”,山体表面是厚薄不均的黄土层,土层下面是优质的石灰石。山顶有些地方,黄土深厚,早些年村民因地就形,打造窑洞而居,一住下来就是几十年、上百年。

村上原先有两个小组,一个在半山腰,一个在山顶上。十几年前,移民搬迁,这两个村组的村民都搬下山来,到了交通方便、地势平坦的地方,形成了新的村组。

据村民说,这两个村组最早的村民,大多数是山东、河南等省的移民,清中后期就有人举家而来,在这里凿土窑而居,开荒种田,落脚生活,后来条件好一些的村民,就盖起了瓦房,十几家院落聚在一起,慢慢就形成了现在的两个自然村组。

这两个小组中的一个,名字叫土地岔组,在半山腰上。另一个小组,在山顶背荫处,名字就叫了阴坡组,与相邻的淳化县一个村隔沟而望。现在,这两个小组的村民虽然搬到了新居,但是群众的产业,主要是花椒树、杏树、核桃树,是搬不走的,因此村民的生产生活就形成了季节性的“两边扯”的现象:农闲时节,村民们住在新村,到了果子成熟,尤其是花椒收获季节,就又返回原先的老宅,根据自家种植花椒面积的多少和成熟的情况,十天、二十天的住在原先的老屋里,采摘花椒,晾晒花椒。到采摘季节结束了,村民们再返回新居,继续日常的生活。

处在山顶的阴坡组,距离山下村庄,步行需2个小时。三四年前修的一段水泥路,只修到了土地岔组路口,再往上到阴坡组,就全是土路了。前几天连续下雨,路面上就有雨水冲刷出的沟渠,宽的一尺有余。村上考虑到村民最近上山采花椒,专门联系了推土机做了维修,方便了农用车、摩托车通行。回想几十年前,这两个小组的村民上山下山,土路蜿蜒,晴天往返尤可,逢雨山路泥泞,出行又是何其不便。早些年,这两个村组,村民人数一直在下降,主要是村里的姑娘外嫁了,连村里的小伙子也“外嫁”了。

村民做务的的田块,也是随地形而生,这里一块,那里一块,大的一二亩地,小的没有篮球场大,不规则地分布在房舍附近,山腰沟畔。

嵯峨山上缺水,村民开辟的这些田块,全是靠天吃饭,春夏秋冬,一年四季,能下上下一场豪雨大雪,对村民来说,就和过年一样让人高兴了。村民早些年生活用水,也都是窖水,下雨了,把雨水引到地窖里,沉淀了使用。

当下,正是花椒采摘季节,种有花椒树的村民,又收拾简单的行李,带上几天的米面油等食材,出发上山。蔬菜倒是可以不带的,村民平时在山上管务果树、花椒树的时候,在原先的老宅前后,种上几窝黄瓜、茄子、辣椒、土豆,这时也刚好就有菜吃了。

信步走到一家村民屋前,见屋门敞开,里面光线有些暗,一时没看清里面的情况,倒是听到里面一个问候声传来,不由一惊。待眼睛适应了黑暗,再仔细看,是一位村民正在灶台前准备烧火做饭,他先看见我了,主动和我打招呼。和他聊了一会,说是最近采花椒,住回老屋,正在做午饭。偌大的案板上,散放着一些杂物,一长一短两根黄瓜刚刚洗过,翠绿欲滴,想来就是午饭吃的菜了。

嵯峨山上虽然干旱,但这种气候特点和土质条件倒让这片区域适宜花椒种植,出产的花椒品质确实好,色泽红,颗粒大,味道正,麻味浓,随手摘一粒放在嘴里,口唇之间马上就能感受到强烈的麻味,一下子就充满了口腔,尤其是舌尖和嘴唇,更是麻得跟不是自己的一样了。

此前,每次来村里,站在山下,仰望山顶,就一直在想,都说山的那边就是淳化县界,但那山的背后,又是什么样子呢?满是好奇心,一直没有得到答案。

今天,去看村民采摘花椒,山路蜿蜒,登上山顶。择一高处而立,举目四望:原来,山的那面还是山呀,沟沟岔岔相间,层峦叠嶂相连,近处是山,近处是山,再远处是更高的山,挡住了视野,又引发我无限想象。

站在这处山顶,天蓝云白,阳光不晒,凉风习习,吹面清冽,浑身舒坦。极目远眺,山下是冶峪河冲击形成的扇形河谷,村落错落有致,阡陌交通,绿树掩映。再远处是一道黄土台塬,台塬边缘沟壑纵横,台塬上又平展展向远处延伸过去,掩于薄雾当中。

身旁一棵洋槐树上,蝉鸣阵阵,走进细看,一只蝉就伏在树干上,惬意而鸣。伸手摸它一下,竟然毫不惧怕,依然没有打断它的鸣叫。不远处还有大大小小四五处草甸,其形如美人腰肢,弧线优美,绵延伸展。厚草如毯,脚踩上面,软绵绵直教人想就是躺在上面,再打几个滚,然后伸展了四肢,天当房,地当床,美美睡上一觉。

大山绵延,生活绵延,村民世代赖以生存的根,也在绵延。纵使时代的彩笔给他们的人生添上绚丽的色彩,他们的情仍被大山所牵,他们的生活依旧倚持大山,他们会拥抱新的生活,却不会抛弃自己的过往。他们的生活,就在这种回眸与展望中,日复一日、前行演进。(张宣朝)

[编辑:黄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