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三秦都市报官网

通过抖音卖山货 他们为家乡带货百万

通过抖音卖山货 他们为家乡带货百万

资讯 2020-10-17 11:13:06
分享到:

三秦都市报-三秦网讯(记者 张晴悦) “电商助农”,是杜天超给自己及团队的标签之一。2018年起,这个来自陕南的80后小伙即在通过今日头条、抖音等平台售卖当地农产品,助力父老乡亲脱贫致富。

在陕西,从抖音等平台上走出来的扶贫达人还有很多。距离陕南近千公里的陕北佳县,就有一个立志帮助村民卖货的达人——高红艳。各个社交平台上,高红艳对自己的简介更为直白:帮父母、村民卖自产自销的红枣小米,让农产品走出大山。

在第7个国家扶贫日到来之际,本报记录了杜天超、高红艳两个扶贫助农创作者的故事。

秦巴阿超:把旅游资源引进来 优质农副产品卖出去

生长在汉中市宁强县巴山镇石坝子村的杜天超今年35岁,是宁强最早吃电商“螃蟹”的人之一。

“我17岁就去了南方闯荡打工,27岁时因为父母年岁渐大想多陪陪他们,回到了家乡创业,开始接触电商。”10月13日,杜天超向三秦都市报记者回忆自己的创业经历称,当时,他投入打工积攒的20余万元,在电商平台上做起家乡的珊瑚玉生意,赚到了“第一桶金”,也积累了一定客户。之后,他又开起“山货土产”网店,主销当地农副特产。

网店的生意足够杜天超养家糊口,但热衷挑战的他并不满足。“秦巴山区拥有猴头菇、黄金木耳、野草莓、野山笋等数不胜数的优质野生农产品,但受限于信息闭塞、销售渠道单一,始终难以走出大山。接触电商后,我很希望将这一渠道做大,彻底打开我们本地农产品的销路。”

2018年8月,杜天超找到了实现这一期望的途径——因为常年在今日头条上关注三农问题,他被邀请参加第一期字节跳动扶贫达人培训。这次培训中,杜天超第一次接触到了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一系列产品,也首次对自己的未来发展有了一个清晰规划:通过在这些平台上进行内容创作来传播、推介巴山之美,积累粉丝,再通过平台引流,把旅游资源引进来,优质农副产品卖出去。

说干就干,一方面,杜天超在抖音等多个平台上以“秦巴阿超”为名注册账号,用短视频的方式给网友们呈现家乡的风土人情。另一方面,他以500元每亩的租赁费承包了200亩土地来打造农业产业园基地,种植当地的原生水果萢儿(野草莓),巴山野生地瓜,有机蔬菜等,打造起田园景观带。

2019年4月,野草莓成熟后,杜天超随手拍了几个村民摘草莓的抖音视频,播放量超过百万,不少网友因此纷纷来巴山“打卡”。杜天超介绍,当年草莓上市的两周时间,每天都有三四百名游客来野草莓园游玩,今年则每天都有1000余人。在草莓园工作的十多户贫困户们,每户也因此增收3000余元。

除了“线上引流”助推山村旅游业发展,2019年,他还组建起“秦巴电商团队”,围绕“文旅宣传,慈善公益,电商助农”的宗旨持续发力,大巴山的山竹笋、金木耳、红薯粉,都被他搬到网上售卖,去年营业额高达300多万。

这一过程中,他及团队也多次深入田间地头进行助农直播。“去年,邻近的燕子砭镇绿竹沟村雪莲果滞销,我们去地里做了场直播,一下子卖了3万多斤;还有一次,周边一个贫困山村的100多吨包菜滞销,我们通过平台宣传,最终找到了线下批发商,将包菜拉出了大山……”

事业步入正轨之后,“不满足”的杜天超又琢磨起了如何再上一个台阶,“在我看来,抖音的蓬勃发展,降低了我们这些乡村青年的创业门槛,并且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只要你有智慧,就能创造财富。”于是,他办起“培训班”,希望借助这一平台,“复制”更多“秦巴阿超”出来,助推当地产业发展。“目前,我带的‘徒弟’至少已有30余人,他们当中好的账号也已吸引了数万粉丝,我们整个‘秦巴阿超’主播团(10余人)粉丝数超80万。”

记者了解到,今年,杜天超的团队规模进一步扩大,人员已扩充到100多人,专注于三农领域的短视频制作传播、当地农产品的销售推介。未来,他希望通过这个团队,助推家乡变成田园旅游地。“我们县上目前正在打造相关旅游项目,我们将尽最大努力发光发热。”

陕北枣妹子小红:助力村民变现产业 实现增收

地处黄河沿岸土石山区的榆林佳县土地贫瘠,生态脆弱,曾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和吕梁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贫困县,今年2月才实现脱贫。

在佳县土生土长的高红艳今年34岁,是一个单亲妈妈。在抖音等平台上,她的另一个名字更为人所熟知——“陕北枣妹子小红”。

成为一名短视频创作者之前,高红艳也曾通过其他渠道创业。“那是2015年冬天,我父母种的7万多斤红枣卖不出去,见村里很多年轻人都在通过网络平台寻找销路,我也加入其中,做起了微商。”

高红艳介绍,为了扩展客源,她用“转发十次朋友圈送一箱红枣”的方式号召身边的亲戚朋友行动起来帮她引流,同时在最大程度上压低了售价,最终不仅成功将自家滞销的红枣售出,还帮着村民们卖出了不少红枣。

这次“试水”让高红艳看到互联网的威力,第二年,她干脆为当地所有叫得上名的农副产品带起了货,但这种模式很快就迎来瓶颈期。“通过朋友圈带货,客源还是非常有限的,更何况红枣、小米这些东西都不是快消品,买几斤能吃好久,很快生意就不行了。”

事业遭遇阻力,那一年,高红艳的婚姻也遭遇了变故。选择与丈夫离婚后,她带着女儿回到了娘家,经历了一段抑郁期。“那是2018年,毫不夸张的说,我感觉我的人生都坍塌了,爬不起来了。”她说,这个时候,火山小视频(现抖音火山版)给她带来了转机和希望。

“那时我身边玩火山小视频的人很多,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拍了些家乡类似怎么种地、怎么秋收的视频发上去,没想到很多人都喜欢看,没多久就吸引了一定粉丝。”高红艳敏锐的察觉到,可以将这部分流量变现,将火山小视频作为她的新“带货”阵地。

自此,她更加起劲的分享起陕北的风土人情,用石碾子磨玉米粉的老夫妇、赶着牛车去县城卖货的老农、热闹喜庆的民歌表演,都成了她视频里的素材。拥有固定粉丝后,她在火山上开通商铺,靠直播和短视频带货销售当地农产品。

“小米、核桃、挂面、黄花菜、蜂蜜……只要我们这边有的我都卖,所有货都是我一个村子一个村子跑收来的。”高红艳介绍,跟大部分乡村一样,她家乡的年轻人也大都选择了外出打工,老人和孩子留守家里。将地里的农产品卖出去,对这些老人来说并非易事。“没有固定渠道,他们只能跑老远的路将货拉到县城或者镇上去卖,能不能卖出去、一天能卖多少全凭运气。自从我开始大量收购农产品,老人们很少再跑出去卖货了,就盼着我来。”高红艳打趣,自己每到一个村庄,村子里就像赶庙会。“大家你提一笼土豆粉,我拿几袋小米,都围着我让我看成色,看能不能收。”高红艳介绍,村民们拿来的大部分产品,她都会以市场价收下,现场付给对方现金。最终,这些产品被她通过火山小视频售出发往各地。去年一年,她就帮家乡售出了20余万斤红枣,十几万斤小米,店面营业额达600万,利润100万。

今年,高红艳还注册了公司,决定一步步将公司做大做强,将采买体系正规化。“在我看来,我能做到的扶贫助农最好的方式就是帮助他们将产业变现增收,未来我也打算继续在这方面发力,为家乡发展尽一点绵薄之力。”

链接:字节跳动已为贫困地区培训新媒体人才7.7万人

事实上,杜天超、高红艳的事迹并不是孤例。

多年来,字节跳动借助其信息分发优势,通过旗下抖音、抖音火山版、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让贫困地区的好风光和贫困地区的农产品走出大山,通过信息扶贫,助力脱贫攻坚。

其开展的相关扶贫项目一茬接一茬,受到各界好评:2017年11月,“山货上头条”项目启动,基于今日头条,帮助打造农产品品牌,拓宽流通渠道,促进农产品消费。2018年11月29日,“山里DOU是好风光”文旅项目正式启动。基于抖音,为山区综合提供品牌打造、人才培训等全套方案,帮助当地打造文旅产业名片,建立差异化文旅品牌认知,带动游客增长。2020年2月,“县长来直播”项目启动,邀请各地市长、县长通过直播,帮助各地销售受阻的农产品快速找到销路。2020年8月4日,抖音推出“新农人计划”,投入总计12亿流量资源,扶持平台三农内容创作。针对来自国家级贫困县的创作者,平台给予流量扶持、运营培训、变现指导等政策倾斜。同时,其推出的“头条学院”新媒体运营培训平台,为贫困地区人群提供新媒体运营技能培训。包括字节跳动扶贫达人培训、智美乡村培训等等,截至目前已为贫困地区培训新媒体人才7.7万人。

[编辑:张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