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都市报官网

派江吻海,有福之州!世界遗产大会在这里拉开帷幕

派江吻海,有福之州!世界遗产大会在这里拉开帷幕

国内 中纪委 2021-07-18 14:20:06
分享到:

7月10日,福州三坊七巷历史文化街区南后街上游人如织(无人机照片)。

7月15日,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主会场海峡国际会展中心广场布置一新。记者姜克红摄

“七溜八溜,不离福州。”

一句民谚道出了福州人对家乡的自豪与眷恋。

都说家乡好,福州好在哪?

“福州派江吻海,山水相依,城中有山,山中有城,是一座天然环境优越、十分美丽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

通过《〈福州古厝〉序》,人们可以阅读福州的美好。

7月16日,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在福州拉开帷幕。这是时隔17年后,这一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领域最高规格的国际会议第二次在中国召开。

作为“八闽雄都、神州名府”,福州有着7000多年的历史文化积淀和2200多年建城史,历史遗存丰富,人文底蕴深厚。

这里地上有三山形胜、闽江旖旎,史上有坊巷春秋、船政风云。一棵棵老榕树亭亭如盖、绿荫匝地,一盏盏茉莉花茶芳香四溢,散发着“中国春天的味道”……

山水之间,绿树掩映,马鞍墙划过优美的曲线,见证着这座城市的传奇历史。

江声自屋后升起,海风从太平洋吹来。以“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精神拥抱世界,“有福之州、幸福之城”的璀璨未来正如一幅水墨丹青徐徐展开……

“三山”“左海” 沧桑千年

说起福州,总离不开“三山两塔一条江”。

福州三面环山、一面向海,地势从北往南由高而低,如一面打开的折扇。

千百年来,福州流传着“三山藏,三山现,三山看不见”的民谣,城中的屏山、乌山、于山景观秀美,至今仍是老百姓登高览胜、避暑休闲的好去处。

发源于闽北武夷山脉的闽江,是福建人的母亲河,浩浩荡荡的江水穿过福州城区,流经马尾港汇入浩瀚东海。

在民国作家郁达夫的笔下,闽江“水色的清,水流的急,以及湾处江面的宽,总之江山的景色,一切都可以做一种江水的秀逸的代表……”

“三山鼎峙、一水长流”的自然禀赋,孕育了福州独特的历史文化风貌:山之巍峨,可为高台、为屏障、为襁褓;水之浩荡,足以畅交通、连天下、开襟怀。

正因为地形地貌卓绝、山水资源丰富,福州历史上曾“五次为都、六次扩城”。

福州城北,新店古城遗址公园内,依稀可辨的古城墙,仍在诉说着“闽风越韵”的远古气象。这里原为古闽族先民活动区域,战国晚期越人自西北入,与古闽族融合形成闽越族,并建立闽越国。

走进位于福州市中轴线北端的冶山春秋园,闽越王无诸手握宝剑的雕像气度非凡。相传两千多年前,著名冶炼家欧冶子就曾在冶山池畔铸造宝剑,在这里留下了“欧冶池”的古迹。史料记载,闽越国成立后,无诸以冶山为中心,修筑了闽越王城。

修缮完好的石画舫和摩崖石刻,重新疏浚的欧冶池,徜徉在城隍街、能补天巷等古老街巷中的人们……从新店到冶山,福州城的起源、闽越族的根脉次第浮现,历史的厚重感与市民生活的烟火气融为一体。

自汉武帝平定闽越后,迁民于江淮一带,福州一度凋零衰落。而随着晋代“衣冠南渡”,北方人口大量南迁,中原文明泽被八闽,福州在隋唐之后再度繁荣。

追溯福州文脉,乌山脚下三坊七巷所代表的士大夫文化,以及闽江畔的上下杭所代表的商帮文化是典型代表,一政一商,源远流长,塑造着福州的城市性格和文化品格。

始建于西晋末年的三坊七巷,是国内现存规模较大、保护较为完整的历史文化街区,享有“中国城市里坊制度活化石”和“中国明清建筑博物馆”的美称。其中的南后街是福州市有名的灯市,“正阳门外琉璃厂,衣锦坊前南后街”的句子,足见其繁华之盛。

上下杭在西汉初年便有史料记载,清末以降,这里成为福州商贸最繁荣的地区,被称为“福州传统商业博物馆”。有诗证曰:“百货随潮船入市,万家沽酒户垂帘,苍烟巷陌青榕老,白露园林紫蔗甜。”

《山海经》云:闽在海中。福州地处东海之滨,故又名“左海”。通江达海,是福州人千百年来的梦想追求,丰富的“海丝”遗存见证了一座开放型城市的前世今生。

被称为“闽王”的王审知主政福建后,秉持“宁为开门节度,不作闭门天子”的信念,为了打破福州城陆路交通不便的瓶颈,使“江海通津”,开辟了当时的“东方巨港”甘棠港。据考古学家考证,甘棠港位于现琅岐港附近,当时就与朝鲜半岛、日本、东南亚等地建立了商贸关系,一举奠定了福州港南下、北上枢纽的地位。

郑和下西洋的壮丽航程中,福州再次扮演了浓墨重彩的角色。郑和选中福州长乐作为下西洋的驻泊基地和开洋起点港,在郑和七下西洋的28年间,航队往返驻泊长乐达4年之久,航队在此补充给养、招募水手、修造船舶,留下许多珍贵历史遗存。

在郑和史迹陈列馆,保存着一块《天妃灵应之记》碑,俗称“郑和碑”,系明宣德六年(1431年)冬,郑和等人在第七次出使西洋前所刻。碑文详细记载了郑和船队下西洋的时间、地点、人员以及所到达的国家、海外贸易和友好往来等情况。而在郑和航队所用的国际航海图中的福州马尾罗星塔,后被标示为“中国塔”,此塔至今仍巍然屹立。

郑和碑、罗星塔、圣寿宝塔、云门寺……这些至今尚存的历史遗存,成为中外人民友好往来和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见证,更是福州作为“海丝”门户的生动注脚。

被誉为福州古代“国宾馆”的柔远驿,同样见证了福州海运交通史上的珍贵一页。

明初,福州成为琉球朝贡贸易的重要港口。琉球贡使登陆后,一般先在柔远驿里暂住,然后再赶到京城,因柔远驿居住的多为琉球人,又被称为“琉球馆”。如今,柔远驿经过重新修缮,被辟为福州对外友好关系史博物馆,并向民众免费开放。

风云激荡 家国情怀

鸦片战争的炮火,拉开了中国近代史的序幕,也深刻改变着福州这座城市的命运。

作为《南京条约》中清廷最先被迫开放的“五口通商”港口之一,东西方文明在这里碰撞与交融,而民族遭受的屈辱更激发起无数仁人志士的沉痛觉醒和热血抗争。

开埠之初,祖籍福州、深通时务的清末大臣梁章钜曾有言,“该夷所必须者,中国之茶叶,而崇安所产,尤该夷所醉心。既得福州,则可以渐达崇安。”其意为,武夷山茶叶出口海外最方便的路线,是沿崇阳溪入闽江,再直下福州港,点明了福州在茶叶贸易中的重要地位。

随着福州的大门向世界敞开,西方各国纷纷到福州开门设馆。至20世纪初,共有英、法、美等17个国家在福州设立领事馆、代办处,地点多设在闽江南岸的烟台山。

漫步在如今的烟台山历史风貌街区,俯瞰静静流淌的闽江水,环视依山而建的旧领事馆以及形制各异的近百幢西式老建筑,不由让人心生感慨:“烟台”风雨,记录着福州开埠后的时代风尚,更诉说着那段不堪回首的屈辱历史。

与城市开发建设的热潮相向而行,烟台山街区在整体修缮后得以重焕光彩,越来越多的游人来这里寻找“民国味道”,往日沉寂的街区和宅院又热闹起来。一时间,“南有鼓浪屿,北有烟台山”的说法不胫而走。

一座城市的历史文脉,藏在草木砖石中,更显于那些光辉的姓名、可贵的精神。

在中国近代化之路上,位于大江大海交汇点的福州“开风气之先”,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而位于福州市中心的“三坊七巷”街区,因为名人辈出、人文荟萃,被誉为“一片三坊七巷,半部中国近代史”。

穿行坊巷之间,古街平直、古厝成群、古榕荫荫,不经意间,游人就能触摸到林则徐、严复、林觉民等名人留下的历史印记。

林则徐被誉为中国近代史上“开眼看世界第一人”。在三坊七巷附近的澳门路上,矗立着一座红墙黑瓦的江南园林建筑,便是林则徐纪念馆。上翘的檐角、蓝纹的门楣、合抱之围的古榕树,散发着福州特有的人文气息;“虎门销烟”浮雕、三座御赐石碑、皇帝御书“福寿”匾额,述说着林则徐彪炳史册的功绩。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海到无边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陈列在馆内的这些林则徐名句,正是这位“左海伟人”光辉的人格写照,至今仍滋润着国人的精神世界。

“译才并世数严林”,巧合的是,严复和林纾都是福州人,而严复在中国近代思想史上的贡献尤巨,被称为近代中国开启民智的一代宗师。他是北京大学第一任校长;他在北洋水师学堂任教,培养了中国近代第一批海军人才;他提出“信、达、雅”的翻译标准,在翻译领域留下深远影响……

“船政之父”沈葆桢,黄花岗烈士林觉民,著名女作家冰心、林徽因……近代史上,福州籍人士名家辈出、影响巨大,共同构成了福州历史文化天空中的璀璨星群。

船政文化,是福州近代史的另一张“名片”。

马尾港,地处闽江、乌龙江、马江三江交汇之处,因为福建船政学堂的创建,在中国近代史上留下难以磨灭的篇章。

西方列强用坚船利炮敲开了古老中国的大门,面对晚清“千年未有之变局”,有识之士苦寻救亡图存之道。在洋务运动大发展的时代背景下,三江入海口的马尾登上了历史舞台。

在闽浙总督左宗棠经略之下,一个由造船工厂、船政学堂和福建水师构成的近代海军系统,在马尾初步建立起来。中国近代造船工业的发祥地、中国近代海军的摇篮由之而始,这里培养了邓世昌、詹天佑、刘步蟾、林永升、陈季同等一代民族精英,他们中的不少人都在甲午海战中以身殉国。

回望历史,那时的福州海域,堪称是一片“苦海”“火海”。

如今,参观升级改造的中国船政博物馆,那风云激荡的历史一页仿佛近在眼前;瞻仰中法马江海战196位烈士埋骨处——昭忠祠,隆隆炮火与阵阵呐喊犹在耳畔。马尾船政之于福州,不只是江海澎湃的地理坐标,更是敢为人先、忠勇报国的精神标识。

江海作证 续写传奇

新中国成立以来,由于长期处在海防前线,福州经济社会发展一度滞后,作为沿海省会城市,却存在感不强、竞争力偏弱。

曾几何时,闽江两岸遍是简陋、低矮的连片棚屋木房,人们用纸糊墙壁,被称为“纸褙的福州城”;主城区群山环抱,“只堪图画不堪行”,“困”在闽江下游的狭长盆地,坐拥“面朝大海”之利,却难以创造“通江达海”之盛。

20世纪90年代,时任福州市委主要领导主持编制了《福州市20年经济社会发展战略设想》,简称“3820”战略工程,科学谋划了福州3年、8年、20年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目标、步骤、布局、重点等,成为引领福州发展的总纲领、总方略。

“福州的优势在于江海,福州的出路在于江海,福州的希望在于江海,福州的发展也在于江海”,这一精准论断已被事实所证明。

近30年来,福州市坚持“3820”战略工程思想精髓,“一张蓝图绘到底、一任接着一任干”,美好的构想正逐步变为现实。福州市市长尤猛军说:“福州城市规模不断扩大、功能持续完善、品质日益提升,已实现了从纸褙小城向滨江滨海现代化城市的华丽蜕变。”

位于福州主城区东南方向约40公里、长乐沿海的滨海新城,是当前重点建设的城市副中心。福平铁路、长福高速、长平高速等大通道已顺利通车,已列入规划的福州地铁6号线、城际铁路F1线,也将强化主城副城联动,未来只需约半小时即可通达。

开窗放入大江来,开门奔向大海去。如今的福州城,已跳出“三山两塔一条江”的旧框架,向“七山两江一面海”的新格局进发。

不仅城市向海边扩张,产业也向港口聚集,“海上福州”成为新的经济增长极,2020年全市海洋经济生产总值达到2850亿元。

自北向南,沿着蜿蜒曲折的海岸线,临港工业连点成线。北段罗源湾,以宝钢德盛、大东海等为代表的钢铁企业正在打造千亿产业集群;中段连江可门港区,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己内酰胺全产业链生产基地;南段福清江阴港,总投资500亿元的万华化学全产业链项目动建,港区向世界一流的千亿级化工新材料专区目标挺进。

对福州来说,城市做强做大的增长点在于“海”,做美做精的关键点还在于“江”。

“福州现有建成及在建过江大桥20余座,形成多组东西向交通廊道。”福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总规划师李菁介绍,随着“沿江向海”战略持续推进,福州城市“黄金带”从闽江“一江两岸”,向闽江、乌龙江“两江四岸”扩容。

闽江北港滨江景观带、上下杭、烟台山、海峡文化艺术中心……闽江两岸,城市地标串珠成链。福州市近期出台文件,将重点建设8处沿江精品景观带,着力打造山清水秀、文盛景美的国际化山水城市客厅。

地处闽江北岸的上下杭街区,成为福州近两年新崛起的“网红”打卡地。这里曾是福州百年前的“CBD”,后来随着历史变迁逐渐破败,直到2013年,福州启动对上下杭的整治改造。

“通过规划编制,遵循修旧还旧原则,累计修复16处文保单位、82处文物,其中多数是福州古厝。”上下杭保护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林清说,“注重活态利用,将历史建筑与现代都市风格有机融合,既留住历史文脉又彰显时代韵味。”

三坊七巷、朱紫坊、梁厝、南公园……为保护古厝文化遗产,福州市专门成立古厝保护开发集团,形成古建筑保护修复、街区商业运作、文旅开发到品牌培育的纵向一体化产业链条。以筹备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为抓手,福州在2021年开展新一轮古厝普查登记和保护利用专项行动,已修缮古厝171处,培育古厝活化利用精品工程54处。

“福州古城总体格局未湮可辨,古城中轴线保留至今全国唯一,历史文化街区保存较为完整。”福州市名城委主任杨勇说,福州将继续高水平、精准化推进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守护好福州城市的“根”和“魂”。

一座古城,“守旧”彰显文化自信,“创新”考验发展气魄。

江海潮涌,风来帆举。从GDP跨越万亿大关,到福建省提出“强省会”战略,再到近期“福州都市圈”发展规划获批,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福州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福州都市圈是继南京都市圈之后诞生的第二个国家级都市圈,以福州为中心,包括福州、莆田两市全域,宁德、南平部分县市区,以及平潭综合实验区,陆域面积2.6万平方公里。国家发改委明确,福州都市圈要“建设具有重要影响力的现代化都市圈,实现共建共治共享、同城化同家园,有力支撑福建全方位推动高质量发展”。

今天的福州,城市框架向海拓展,产业发展活力迸发,山水城市特色凸显,闽都文化魅力绽放,正朝着现代化国际城市的目标加速迈进。

“无数春声秋色,不尽汐落潮生。”一座古城从筚路蓝缕的历史深处走来,留下看不够、说不完的灿烂文化长卷。

“古城两千两百岁,信乎今夕是盛年。”以幸福为名,让江海作证,一座古城正在展开新的奋斗身姿,书写新的传奇篇章。

(编辑:张宸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