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都市报官网

跨越时空 代代相传弘扬“西迁精神” 矢志爱国奋斗

跨越时空 代代相传弘扬“西迁精神” 矢志爱国奋斗

2021-11-26 08:20:46
分享到:

部分西迁老教授行走在梧桐道上

2002年陶文铨指导研究生

从黄浦江畔搬到渭水之滨,20世纪50年代,在波澜壮阔的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交通大学师生听党指挥跟党走,铸就了光荣的“西迁精神”。作为中国共产党人精神谱系中的“西迁精神”,60多年来激励了一代代奋斗者,不懈奋斗,一往无前。

“西迁精神”的核心是爱国主义,精髓是听党指挥跟党走,与党和国家、与民族和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具有深刻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近日,记者走进西安交通大学校园,走进交大西迁博物馆,走进中国西部科技创新港,倾听西迁故事,体会几代“西迁精神”传人的奋斗与感悟。

西安交大西迁老教授回忆迁校故事:哪里有事业哪里有爱哪里就是家

87岁的西迁老教授、西安交通大学原党委书记潘季回忆起西迁时的场景,依然激动不已。“交大西迁之时,我23岁,是个刚毕业的青年教师。说起老师,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们电机系主任钟兆琳教授。钟老师在校务委员会上第一个发言拥护迁校,表示‘好男儿志在四方’。当时钟兆琳教授已经50多岁了,身体不太好,家里也很困难。但他坚持来到西安,带领我们继续搞科研,全身心投入到交大建设里。”

1956年9月2日,“交大支援大西北专列”从上海出发,向西安“进军”。专列上挂着大横幅,写着“向科学进军,建设大西北”。一大批交大的知名教授,放弃了大上海优渥的生活,举家西迁至西安,把自己的一生和事业奉献给了祖国西部。

迁校的初期,雨天里老师们踏着泥泞的土路去教室上课。当上海拆运过来的实验装备一到,大家都抢着去实验室开箱安装。交大就规划在距西安古城两公里的地方,当时是一片麦地。大家夜以继日搞建设,不到一年时间,师生宿舍和一座教学楼拔地而起。

“当时交大校门口只有一条比较宽的土路,路上尘土飞扬,公交线路也只有一条。尽管条件艰苦,但没有对我们的工作情绪产生丝毫影响。大家怀着建设新中国的热情,全身心扑在了工作上。”西迁老教授卢烈英回忆道,“当年交大西迁时,校园里流传着三句感人至深的口号:第一句是‘党的决定就是我们的行动’;第二句是‘党叫我们去哪里,我们就背起行囊去哪里’;第三句是‘哪里有事业,哪里有爱,哪里就是家’。这三句口号对我影响很大。”

“迁校不仅是‘迁’,最难的其实是‘建’。把交大这棵在上海生长了60多年的‘老树’迁到西部艰苦陌生的环境里,并且不能损伤根系,这一点我们做到了。不仅如此,这棵‘树’还要扎根在西部土壤里,尽快适应水土,茁壮成长,造福一方,我们也努力做到了。”潘季老人说。

西迁以后,他们没有耽误一堂课,也没有影响一次实验。按照国家要求,他们要扩大招生,还要筹建一些新的专业。西迁之后,一座国内一流的研究型大学在西部生根,为祖国的建设输送了大量人才和科研成果。

传热学研究的领军人物陶文铨: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实现人生价值

从开创国内传热数值预测研究先河,到发展成为国际计算传热及强化传热研究的一支引领团队,作为“西迁精神”的传人,陶文铨院士带领的西安交大热质传递的数值预测控制及其工程应用创新团队,创建全新算法、攻克国际难题,成为国际传热学研究领域前沿的“中国身影”。

20世纪中叶,利用数值方法研究热值传递的数值传热学被提出。作为交大西迁后首批到西安报到学生的陶文铨,于1986年在西安交大主办了我国第一个计算传热学讲习班。1996年,陶文铨牵头组建了热质传递数值预测科技创新团队。

20多年来,团队相继建成热流科学与工程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新能源与非常规能源利用中的热流科学创新引智基地、热科学与工程国际合作联合实验室等一批国家级研究平台,成为国家热科学领域的一流研究基地。

“‘传帮带’的优良传统,是团队始终保持旺盛创新力的重要原因。”陶文铨认为,“团队成绩的取得有历史根源。”1956年交大西迁时,能动学院的前身动力系全部迁到西安,给学科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热爱祖国、严谨治学、认真从教的优良作风,以及迁校60余年发展中每个阶段形成的领军人物等,都对后辈治学科研产生深远影响。

从1966年毕业留校任教以来,陶文铨始终坚守在教学一线。每一次上课,他都要重新梳理教案,融入学科领域的新进展、新成果。陶文铨上午做完白内障手术,下午就去给学生上课的故事在交大校园广为传播,至今听起来依然让后辈们对这位师长肃然起敬。

陶文铨身体力行倡导的勤奋进取、求实融洽的精神,在科研及工作中悉心教诲、甘为人梯提携后辈的作风,让团队年轻人受益终身。20多年来,在陶文铨的带领下,从成立之初仅有3人的科研团队,发展为汇聚了包括院士、杰出青年专家等在内的一批高水平创新人才的创新团队。

陶文铨等几代学科领军人物在教学、科研、党建等方面发挥模范带头作用,被西安交大珍视为宝贵精神财富的“西迁精神”在团队得到很好的传承。多年来,先后有很多人从团队走出,远赴国外顶尖高校及研究机构深造,最终又回到团队。

“‘西迁精神’已经深深融入我们的价值选择,就是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实现人生价值。”这种精神也激励着每一位团队成员再攀科研高峰,建设大平台、承担大项目、产出大成果。陶文铨满怀信心地说,团队将在继续保持既有方向优势的同时,在能源利用理论基础、非常规能源等领域布局新的研究方向。

留学归来的青年教授张磊:我心中只有一个归宿那就是母校

“应用先进的透射电子显微镜器材,实现对单个软物质体系的纳米级高分辨成像,并重构研究对象的高分辨三维结构,从而揭示其潜在的动态结构与机理。”谈及自己所从事的科研工作,西安交大物理学院青年教授张磊如是说。他提到的透射电子显微镜器材,就是西安交大首台冷冻透射电子显微镜。

“我是土生土长的交大人,1999年入校,2008年赴美国进行联合博士培养,2010年2月完成博士交流项目回国。是交大塑造了我的学术之魂。”回忆起自己的求学经历,张磊侃侃而谈,言语中满是感激。

攻读硕士期间,张磊研究的领域还停留在斑图动力学的理论物理研究层面。他表示,要想引领学科前沿的发展方向,最佳途径之一是进行学科交叉。因此读博期间,他所在的课题组开始把研究方向转向了物理与生命的交叉领域。

2008年,“半路出家”的张磊遇到了他科研道路的重要节点。那时,恰逢学校与美国加州大学开展联合培养项目,张磊主动申请并于当年远赴美国,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开始了16个月的留学生活。

这16个月内,张磊争分夺秒,仅用前3个月就完成了预定培养目标,得以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冷冻透射电子显微学技术的学习实践中。那个时期,他每天8点前到实验室,23时30分坐末班车回宿舍休息,天天如此,风雨无阻。2011年初,在西安交大的支持下,张磊再赴美国从事博士后研究。

2015年是张磊科研生涯的另一个重要节点。“瓜熟蒂落的时候到了,许多国内外高校和科研院所纷纷向我发出邀请,但我心中只有一个归宿,那就是我的母校——西安交通大学。”张磊表示,他希望能够通过自身努力,在西部这片土地上填补生物物理前沿科学的空白,将这一新兴的科研方向发扬光大。

回到西安交大,学校决定物理学科、化学学科、生命学科一起联动筹措资源,由他负责从零开始建设冷冻电镜实验室。短短两年,经过团队的不懈奋斗,这台多学科共建大型设备正式投入使用,并实现了完全开放共享。工作之余,张磊还主动承担了“西迁精神”宣讲团的宣讲任务,“是‘西迁精神’给予了我无限动力,而我也想将我的所思所得分享和传递给更多的老师和学生。”张磊说。

如今,张磊一方面是物理学院教授,另一方面是人力资源部副部长,是名副其实的“双肩挑”。张磊说,“党和国家希望我们能挑起国家未来发展的重担,这一切需要精神的激励和保障。毫无疑问,在我们看来,这种力量就是‘西迁精神’。有了这种精神的激励,我们每天工作到深夜两三点,教学、科研、管理服务三者协同开展、立体推进的工作方式和工作效果就有根本保障和无穷的动力。”

文/本报记者张彦刚图/西安交通大学提供

(编辑: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