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都市报官网

89岁外公训练90后自闭症外孙31年 让他融入社会

89岁外公训练90后自闭症外孙31年 让他融入社会

2021-12-04 21:07:05
分享到:

“病不由己,耻从何来?”

“狼吞虎咽,恶果实现!”

“减肥了很好,要防反弹!”

“认真去做,你定能行!”

……

周记下方,红笔批注,一月4次,20余年,从未倦怠。笔力从稳健到颤抖,身体从健步如飞到踉踉跄跄,89岁的张石渠没有停下来,训练自闭症外孙的他一直在路上。

“全世界很少有一个家长,能在康复训练的路上坚持4年以上。”有人这样说。张石渠是反例,他训练自闭症外孙邹博(化名)31年,如今外孙多才多艺,还是舞台“发光体”。

31年,训练方式数不胜数,外孙写满的近百个本子是见证,外公批注的1000多条人生忠告是初心。

张石渠把这些经历改成4万多字的电子文档,想给其他自闭症家庭一些参考。

点击进入下一页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朱婷 部分图片受访者提供

“不怕痴迷追星,就怕不追星”

“这是张含韵的签名照,那是我登台献唱的,等等,还有我与金铭的合照……”11月27日,沙坪坝区都市花园西路阳光康居,31岁小伙邹博向记者展示他的收藏。待人接物彬彬有礼,交流互动有条不紊,身上不太看得出他有自闭症患者的特点。

邹博的表现,张石渠满意又习以为常:“小时候被人骂傻子,现在,简单交流没问题,生活能基本自理,基本达到我的预期。”还补充道:“他最喜欢拿这两个明星的签名合影向大家展示。”

邹博的妈妈表示,“我和他外公都认为,他最崇拜的人,一定对他会有更好的影响,所以,有类似的明星见面会,我们都要努力争取带他去,我们不怕他痴迷追星,我就怕他不愿走出去追星。”

“喜欢就大胆去追,我还带你一起去。”是外公对外孙不变的承诺。

爷孙俩一起去明星见面会不说,张石渠还发现,邹博喜欢给一些明星写信。比如,写给马来西亚华语组合“四千金”(君儿姜慧君、敏儿黄丽敏、凯儿余凯慈、红儿李廉红)的,不仅包含信件,还有对联:君敏凯红,昔日歌星齐放异彩;姜黄余李,如今能人各显神通。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一柜子周记本,外公收拾得整整齐齐。

“减肥了很好,要防反弹”

说到这里,张石渠又满脸成就感:“追星,社交能力锻炼了,文字表达能力也得到训练,一举多得。”又不忘再夸:“对联工整,内容准确。”

表达精准的文字,还来自于长期的训练。邹博从8岁开始写周记,到现在也没有停止,一月四篇,就是张石渠给邹博布置的长期作业。

记者注意到,每篇周记的下方,张石渠都会留下评语,评语有针对周记本身,也有人生忠告:“减肥了很好,要防反弹。”“先想好再说、要慢、要断句、要有头有尾。”“急躁必须改,不改就和亲人处不好,谁来管你。”“管好自己,才能长久。”“还要继续提高逻辑思维能力。”“钥匙虽小但必须保管好。”“自己有主张很好,但错了就要正视,总结经验教训就有进步。”等等。

张石渠统计了一下,邹博写下的周记已有近百个本子。按照一月4篇的量,这些年来,周记的篇数早已超过千篇,而写下的评语也深深烙刻在外孙的生活里。

点击进入下一页

◀张石渠介绍外孙获得的奖牌

“病不由己,耻从何来?”

邹博小时候,父母工作忙碌。为减轻女儿女婿的家庭负担,张石渠和老伴承担了更多照顾邹博的责任,除了日常起居,他对外孙更多的是教育训练。虽然不是医生,但张石渠有教育管理工作经验,对外孙的教育系统有长远目标。

外孙是自闭症患者,张石渠从未想过隐瞒别人。他觉得,家有自闭症患者虽然不幸,但也不耻,他常给外孙和别人提到这样一句话:“病不由己,耻从何来?要正视,若怕人笑话、怕带出去,关在家里,那休想走出自闭王国。”

别人都避讳让孩子参加葬礼,但张石渠会主动带邹博去参加。

“让他学会关心人、体谅人。”张石渠解释,参加丧事活动,要让外孙知道这个场合不能高兴,而是要悲痛,还要安慰逝者亲人等等。除了丧礼,他还会带邹博探亲访友,参加婚礼、寿宴等活动。“让他懂得这几方面的社会习俗,也锻炼他的交往能力,比如到别人家里做客,让他知道,内外有别,做客人就要学会做客的规矩;去参加别人的婚礼,要他知道这是喜事,要为别人祝福,他也因此学会了举杯祝酒。”

一老一小 风景在路上

徒步、远行旅游等,也是邹博融入社会的方式之一。

每一年,爷孙俩都会去登山,从烈士墓到歌乐山,黄桷垭到南山。“不好意思,我补充一下,在登南山的时候,我们还开发了3条不同的线路。当然,我们还徒步过较远的九龙坡区海兰云天的云台山、北碚的缙云山。”看外公说起,邹博也加入聊天。他说,外公不仅带他走遍了中心城区大大小小的景点,徒步过大多数大桥。“我喜欢大桥,特别雄伟壮阔,在桥上看风景,视野一览无遗。”

邹博的父母有空时,也会带他外出旅游。

“每次外出都很兴奋,说明他是渴望外出的,外出是有收获的。无论谁带他出去,出去前,我也要向他提出要求,回来后也要他和我一起对话总结。”张石渠说,外出能训练外孙一定的观察、分析能力,又能锻炼表达、归纳能力。

点击进入下一页

▲舞台上的邹博

多才多艺的舞台“发光体”

现在的邹博,技能很多:弹钢琴、下象棋、骑自行车、游泳、玩电子游戏、上网,还能熟练地识谱、唱歌,更能独立出行,逛街看展。采访时,邹博还发来了多个他演唱歌曲的视频,舞台上的他神采飞扬、熠熠发光。邹博介绍,他们乐团最近还在排练歌曲,准备下一次演出。

对此,重庆一家康复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如果通过系统正规而又长期的训练,自闭症患者是可以达到上述成效的。张石渠训练方式虽然值得探讨,但从成效来看,还是非常不错的。

邻居眼中,邹博很多时候都和张石渠待在一起。“有外孙在,这个外公唠叨个不停。”“停不下来,都在外孙身上。”“外公有一颗持久的爱心。”大家都这样说。

当然,张石渠也不避讳和邹博讨论婚恋观。“这个问题看似与自闭症无关,但也是自闭症患者一生不可避免的问题,也是比正常人更要好好认识的一个问题。”张石渠说,不管是青春期还是现在,他和邹博都要进行探讨,讨论时,更多是引导外孙结合自己的情况,对恋爱、结婚能正确认识,持正确态度。

坚持几十年 全凭亲情

记者采访时,看到张石渠家里的保姆,才反应过来,原来,一直为外孙付出的张石渠,已经89岁高龄,也需要被关爱照顾。张石渠全程没有向记者抱怨一句,更没有提到自己的身体状况。能多聊几句,绝不提其他,都在说关于外孙的种种。

家里的保姆阿姨觉得,这个外公看上去比实际年纪小。“他这个年纪的老年人,不少都病痛缠身、自顾不暇,他对外孙的训练也不是义务,坚持几十年,不求回报,全凭亲情,很不容易。”

是啊,“隔代爱”不是义务,伟大这词,张石渠担得起。

(编辑: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