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都市报官网

当价格“刺”向你的雪糕,钟薛高也被撞了一下“腰”

当价格“刺”向你的雪糕,钟薛高也被撞了一下“腰”

2022-07-07 12:04:42
分享到:

近日,网络上掀起了对雪糕价格的大讨论:雪糕什么时候卖这么贵了?雪糕应该卖多少钱?雪糕卖得贵有问题吗?

钟薛高也成为这轮大讨论的主角之一。正如网上流传的这则《阿糕正传》所言,“人生就像钟薛高,永远不知道下辈子是什么味道。”让钟薛高没想到的是,时隔一年,这次上热搜在“贵”之外,又多了一个“雪糕烧不化”。

针对这两天的热搜词“钟薛高31度室温下放1小时不化”和添加剂问题,钟薛高一一回应:“不存在不融化的雪糕”“用烤雪糕、晒雪糕或者加热雪糕的方式,来评价雪糕品质的好坏并不科学”“卡拉胶添加量符合国家标准”。

7月6日,据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消息,连日来,上海市奉贤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针对近期热议的“雪糕刺客”现象,全面开展相关价格专项检查,重点检查小卖部、超市、冷饮批发店等市场主体在销售雪糕过程中不按规定明码标价、价格欺诈等价格违法行为。检查发现辖区内大部分商店能做到标价清晰、货签对齐。检查的同时,执法人员还告诫经营者必须将全部货品明码标价,切实履行经营者责任。

“贵”的问题对于钟薛高而言已不新鲜,去年钟薛高就因66元“最贵雪糕”被热议,今年原价68元的“杏余年”雪糕更是被黄牛炒到200元。

身背“高价雪糕”标签,作为“雪糕刺客”代表的钟薛高销量如何?会被消费者用脚投票吗?

6天6个热搜

钟薛高这次又被什么撞了一下“腰”?

微博热搜搜索引擎显示,7月1日至7月6日,钟薛高在6天上了6个热搜,主要围绕的是“雪糕长时间不融化”和“雪糕烧不化”这两个主题。

针对雪糕长时间不融化的问题,钟薛高表示“不存在不融化的雪糕”,“固形物高,水少,完全融化后自然就为黏稠状,不会完全散开变成一摊水状,而固体无论如何融化也不能变成水。”“用烤雪糕、晒雪糕或者加热雪糕的方式,来评价雪糕品质的好坏并不科学。”

钟薛高回应添加剂的问题,称“卡拉胶广泛使用于冰淇淋、雪糕和饮品中,适量的卡拉胶有助于雪糕中乳蛋白保持相对稳定的状态。钟薛高产品中卡拉胶的添加量符合国家标准。”

相关话题发酵后,也引发了大众对于卡拉胶等增稠剂安全性的讨论。

对此,科信食品与健康信息交流中心科技传播部主任阮光锋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增稠剂可让原料显得更黏稠,常用的包括黄原胶、卡拉胶、瓜尔胶等。它们的作用是在凝冻的过程中改变水的结晶形态,也能使融化的雪糕仍然黏附在表面,而不是滴得到处都是。”

“常用的增稠剂、食用胶都是膳食纤维,非常安全,不用担心。” 阮光锋告诉记者:“从以往相关的工艺研究结果来看,通常都有一个临界点。在一定工艺条件下,适当使用增稠剂等食品添加剂可以延长融化时间,但是超过后就起不到什么作用了,考虑到口味和成本,厂家也不会过多加了。”

国家高级食品检验师王思露告诉记者,根据GB 2760-2014 《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当中的规定,卡拉胶、瓜尔胶是一种可以在各类食品中“按照生产需要适量使用的物质”,从此“说法”当中可以明确:对于卡拉胶并没有制定限量值。从另外一个角度也就证明卡拉胶等增稠剂的安全性非常靠谱,可以适当添加于食品当中。从根本上来说,卡拉胶、瓜尔胶本身是一种“水溶性膳食纤维”,进入身体后并不会被人体吸收,最终会被排出体外。

钟薛高上一次的“热搜周”是在去年6月,在4天时间里上了6个热搜。彼时是因为“雪糕最贵一支66元”的争议和为“特级红提实为散装红提”致歉事件。

后来,2021年6月25日,钟薛高还因被中消协点名而登上热搜,“个别网红冰淇淋因虚假宣传和价格争议引发的舆情虽具某种偶发性,但围观热度高、持续周期长、话题爆点多。”中消协称。

当价格“刺”向你的雪糕,

传统薄利多销之路行不通了?

雪糕为何越来越贵了?以钟薛高等为代表的“雪糕刺客”又是怎样诞生的?

首先,什么是“雪糕刺客”?指的是那些隐藏在冰柜里面,看着其貌不扬的雪糕,但当你拿去付钱的时候,会用它的价格“刺”你一下。

那么,雪糕为何越来越贵了?原材料成本涨价似乎永远在答案板上。

有从业者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在雪糕成本中,原料占比最高,通常在60%左右。“不同类型的雪糕、冰淇淋,原料成本占比会有一定的浮动。比如纯奶的就会高一些,还有鲜果等。相比之下,冰品的原料成本占比就会低一些。”

艾媒咨询调研数据显示,2008年至2020年,牛奶、淡奶油等原材料成本价格上涨了大约80%。

此外,在中游,生产制造和物流仓储同样在助推雪糕价格上升。

近日,热搜上“定价5毛一包,13年没涨”的雪莲品牌负责人李先生表示,“我们也在考虑网友们网购的需求,正在积极地想对策,线上销售的话,物流费用会比雪莲本身还贵。”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近年来,仓储物流的费用一直在上涨,叠加疫情导致运输成本更高。

下游行业之变,同样催涨雪糕行情。

艾媒咨询称,传统薄利多销之路越来越难走。雪糕品牌要想谋求生存,就要推陈出新,布局高端产品似乎成了诸多品牌的变革之路。从产品设计、包装、原材料的使用,再到猎奇口味、品牌联名,雪糕厂商们手段奇出。在流量时代,也难免存在部分商家通过明星代言等方式吸引消费者。

贝壳财经记者从一家雪糕自有品牌了解到,其销售模式除了线上和线下店面,也会卖给经销商,一级经销商卖给二级经销商,二级经销商再转手超市、便利店等,然后产品才会向消费者销售。这些环节中每级向下销售时,都会赚取10%-30%不等的利润。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认为,对于当前整个市场来说,高价雪糕实际上为正常现象,但是同样风险非常高,因为高价产品往往生命周期更短,更多的是依靠流量和营销提升市场竞争力。所以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高价雪糕很有可能是属于快速兴起也快速衰退的雪糕类型。

有网红产品被黄牛炒到200元,

如何让品牌走得更久远?

这几年,钟薛高一直处在风口浪尖,堪称“网红”。

去年出现66元“最贵雪糕”后,钟薛高今年原价68元的“杏余年”雪糕被黄牛炒到200元。

尽管身背“高价雪糕”标签,其线上渠道销量仍然遥遥领先。据了解,钟薛高携手国家奥林匹克体育中心联合研发的“少年系列”,上线仅72天销售额即超2000万元。在刚结束不久的2022年6·18大促中,钟薛高第三年蝉联6·18天猫冰品类目第一。

但网红产品往往难逃昙花一现魔咒,钟薛高能否摆脱这个命运?

去年钟薛高创始人林盛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网红是一个品牌穿过河流到达消费者心中的渡口”“今天谁想做成品牌,网红是你的必经之路”。同时,他本人并不乐意积极拥抱“网红”这个称谓,“钟薛高是想要走很久、走很远,不仅仅是一阵风。”

如何让品牌走得更久远?

今年6月,钟薛高联合创始人、副总裁周兵告诉记者:“钟薛高从2018年5月亮相至今,已经走过了四年多的时光,这四年中,我们的生产量、销售额逐年递增,四年时间里钟薛高以新国货品牌的身份走进了大众的视野。”

“钟薛高整体业绩处于平稳增长的状态。目前线下已覆盖全国两百多个城市近40万终端,西南地区1季度已完成去年全年销售额。”周兵称。

在渠道方面,去年8月,林盛告诉记者:“钟薛高于2018年成立,起初主攻线上,2020年发展到线下,目前线上和线下的销售占比可达5:5。”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阎侠

(编辑: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