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三秦都市报官网

张镜虚:以虚静之心写万物境界

张镜虚:以虚静之心写万物境界

文苑 2019-11-20 10:51:56
分享到:

张镜虚,名明,字镜虚,号抱雲人,抱雲斋主。西安市人,自幼喜画。少年时曾多次悉听赵望云先生教诲,师从赵步唐、何海霞诸先生学习山水、花鸟画。深造于中央美院国画学院高研创作班。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现就职于陕西历史博物馆。

镜虚先生是个藏山隐水的画家,是个淡名薄利、重情敬义的性情中人。大凡画家都好酒,镜虚亦不列外,但他适量有度,如同他的笔墨一样,纵才抖笔,挥洒自如。其笔墨空灵、秀润,给观者传递出一种娴静、脱俗、典雅、洒脱、纯正、空灵、清新之气,充分体现了传统文人雅客的精神,这些与他做人和对艺术那颗虔诚、勤奋的心是分不开的。

张镜虚作品

自“缘”其说

一日,余到寺院遇一得道高僧,虔诚合十问道:“缘为何物?”,高僧神秘一笑,告曰:“悟之,悟之...”。

其实,佛有缘说。佛缘,讲的是心与佛的交流,心中有佛,便是与佛有缘。而画亦有缘说,余拙见有三:其一,励志者,必修其心,以虚静之心,淡泊之心态,方能写万物境界。进而达到“画以自娱,画以适吾意”。其二,以性情见笔墨,同时抒发其个人人格精神,即“性与绘画”。正如苏轼《书林之所藏与可画竹三首》道:“与可画竹时,见竹不见人......其身与竹化,无穷出清新”。荆浩亦云:“人品极高矣,气韵不得不高”。故画不在“妙”,而在“逸”也。其三,师古人,师造化,难师吾心矣,师心要随“缘”,有“缘”方可达到真正意义上的物我两忘的境界,方可随心居在,“弄笔自适耳”。而无“缘”,如同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更无法达到“虚空”也。而在“心”与“物”之间,弃形似,重心境,以笔墨符号传达自我情感,写心中重山丘壑,见万物之神灵。正是“心术之变化而有出,则托画以寄其放”。米友仁曰:“画亦心画”,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自古至今,多少痴者,智者,无不以怀抱“六法”,“笔墨当随时代”为宗旨,孜孜不倦,上下求索,艰难地在探求和变法。一路走来,靠的是悟,靠的是修,更靠的是缘,悟者,思也;修者,习也,而缘者,则心也。

余自年少学画,虽家有书香,却心无定向,至今六根不净,虚度半百,难以脱尘。恨不知当年随缘励志沦为门外汉,又惭双耳亲聆智者教诲而无悟之,今借自“缘”其说,不知何时随“缘”。(作者:张镜虚)

[编辑:薛红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