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三秦都市报官网

千载碑石留圣迹——西安碑林博物馆

千载碑石留圣迹——西安碑林博物馆

博物馆 2020-06-22 10:03:28
分享到:

此刻,一个清明新亮的早晨。清澈的鸽哨一遍遍掠过大东门箭楼的上空,滞重的城墙逶迤远去融入群峰壁立的楼宇。我知道,我身边的城墙向南走不足一千米是要拐弯的,向西再行两千米多一点儿,它护佑的就是一座古朴的院落了。一座坛内轰然而起的是一棵身携“古树保护001”号胸章的千年古槐,在它的旁侧,还有“002”、“003”号两棵同样分量的古槐相拥,为这块土地、这座城,支撑起了一片深厚历史的天空。树下深灰色的南墙上,“孔庙”两个砖雕楷字为清末陕西书画家刘晖所书,潇疏而不失凝重。天下孔庙无正门,但我曾经在它的义路(东门)和礼路(西门)仔细地寻找、询问过,都未曾见到三学街15 号的牌子。我曾固执地认为门牌是某一次整修时人们忘记再钉上去的,但无论有没有门牌,西安碑林就是三学街15 号。

窗外,初春的阳光温婉宜人,轻风不檄不厉,它们当然也会轻飏在三学街15 号的屋顶,和煦于这座宁静而古老的院落。周秦汉唐的历史让每一个西安人拥有了无尚的荣耀与自豪,沉静与自信。千年的古都是不拒绝现代科技现代文明的,或许有智库之称的西安正是我们这个国度快速前行的始作俑者之一。就算单看市场与商品,那灯红酒绿,那摩肩接踵,丝毫不逊色于长江三角与珠江三角。可以说,今天的西安已涉入了一片传统文化与时代相融合的苍茫大海,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期望它涌起更大的波涛,制造出更大的响动来。我相信这座城和城里人们的气质禀赋及情性是会有别于其他的。这种独特的东西显然是由于文化的传统和积淀,三学街15 号又何尝不是他们的一个心理支撑呢?中国传统文化原本就是贵族文化,一个民族有这种文化的滋养是幸运的。当下的这个时期,我们在走过了商品经济初期短暂的急功近利之后,在很多事情的处理上都已经显示出特有的平和与包容来。三学街15 号,我们从来都应该认为她是无比珍贵的。

现在的西安碑林博物馆实际上有两部分组成,前面为孔庙,后面即为陈列保护碑刻的建筑群。在我的思想意识里总将它们称之为前院、后院,实际上我没听到过谁这样称谓它,碑林的朋友也没有。细算来西安孔庙始建于宋崇宁年间,而八十余年后的哲宗元祐二年(公元1087 年),《石台孝经》、《开成石经》等第一批碑石才开始向这里移动。

现如今是前院的事情少了,后院的事情多逐渐了起来。其实直至清中晚期以前,碑林并不独立存在,它一直是依附于文庙和府学的,很长时期人们都以“唐石经”统称之,谈及具体的碑石,则言其在文庙。明时也有称之为“碑洞”的,盖是因为碑石密集回环幽深,“港洞若洞署”。“碑林”之称民间也时有,至道光二十一年(公元1841 年)官方文献上已正式称“碑林”了。碑林似乎慢慢具有了独立的意义。所谓“唐石经”即是指唐玄宗李隆基天宝四年(公元757 年)亲自书写的《石台孝经》,唐文宗李昂开成二年(公元837)年书刻的《开成石经》。这些石经原来所处的位置离现在的孔庙不远,就在文昌门外的文艺路一带,唐时的国子监内。(作者:王维亚)

[编辑:张欢]